小吉米

untitled-2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常常对自己比对别人更苛刻。我可以和别人商量,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我通常都会同情地点头表示理解。但不是我自己。当我要原谅别人的缺点时,我常常责备自己,摇着手指说:“怎么原谅可以你? !”我倾向于抓住那些上帝早已原谅的罪不放,时不时地翻看它们,提醒自己自己到底有多可怜。

这就是这张图派上用场的地方。

这是我两岁时的照片。我发现,当我看着这张照片时,我对这个小男孩感到温柔,比不这样做要宽容得多。我开始明白,无法原谅自己是一种伤害,就像耶稣明白,如果我们不能爱自己,就不能像爱自己一样爱邻居。我不是用这张照片来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也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小吉米”为所欲为。只是我开始用爱而不是愤怒来面对他的行为,就像一个可以被救赎的人,而不是一个应该被谴责的人。

我有一种感觉,即使在我们最糟糕的时刻,上帝也能看到我们最可爱的地方。我有一种感觉,这就是为什么他大多数时候不会直接把我们轰下地狱,而是会张开双臂迎接他所有的浪子浪女。

甚至小吉米。

教会有教堂吗?

globeinhands22年前,当我开始布道的时候,我的设想是,牧师的工作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在周日早上到教堂来做礼拜,然后让尽可能多的人在礼拜结束的时候站出来,这样他们就可以表明对基督的信仰,或者重新把他们的生命奉献给他,或者从另一个教会转到那个教会。

我不再这么假设了。

我读福音书读得越多,就越发现耶稣试图建立神的国,“在地上就像在天上一样。”他通过呼召门徒,训练他们,差遣他们到世上,就像他自己被差遣一样。所以,作门徒,就是蒙召,受训练,受差遣。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以“吸引”的模式来建造教堂,相信如果我们有一个足够好的牧师和足够好的音乐,人们就会来找我们。在大教堂的时代,我们似乎也相信越大越好,我们的成功是由我们有多少成员和有多少钱在供盘上定义的。但是作家和活动家艾伦·赫希谈到做教会的“使命”模式,这几乎完全不同。花点时间阅读下面的段落,然后点击“评论”告诉我你的想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赫希写道:

首先,让我说一下missional并不意味着。Missional并不等同于新兴.新兴的教会主要是一场复兴运动,试图将基督教置于后现代一代的语境中。Missional是不是也不一样福音传道者的seeker-sensitive.这些术语一般适用于教会吸引人的模式,这种模式多年来一直主导着我们的理解。Missional并不是谈论教会成长的新方式。虽然上帝显然希望教会人数增长,但这只是更大使命议程的一部分。最后,missional不仅仅是社会公正。参与穷人和纠正不平等是上帝在世界上的代理人的一部分,但我们不应该把这与整体混淆。

正确理解missional首先要恢复传教士对上帝的理解。就其本性而言,上帝是“奉差遣的人”,他主动救赎自己的造物。这个学说,被称为该机构一些-神的派遣正在使许多人重新定义他们对教会的理解。因为我们是神“差派”的人,所以教会是神在世上使命的工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许多人的看法正好相反。他们相信使命是教会的一种工具;教会成长的手段。虽然我们经常说“教会有使命”,但根据使命神学,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使命有教会”。

许多教会都有宣教宣言或谈论宣教的重要性,但真正宣教教会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对世界的态度。传教团体视传教为其产生的动力和组织的原则。一个宣教团体是效法神在耶稣基督里所做的事。在他的化身中,神差遣了他的儿子。同样,受使命意味着被送到世上;我们不指望别人来找我们。这种姿态将宣教教会与吸引人的教会区分开来。

在西方教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吸引式模式,寻求与文化接触,吸引人们进入教会——我称之为外展和内抢。但这种模式只适用于从教堂外到教堂内不需要重大文化转变的地方。随着西方文化变得越来越后基督教化,吸引力模式已经失去了效力。西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跨文化的传教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吸引人的教堂模式会弄巧成拙。将人们从文化中提取出来并将他们同化到教会的过程削弱了他们与外界交流的能力。人们不再是传教士,而是把这项工作交给神职人员。

宣教神学不满足于宣教是教会的工作。相反,它适用于每一个信徒的整个生活。每一个门徒都要成为神国的代理人,每一个门徒都要把神的使命带到生命的各个方面。我们都是被派往非基督教文化的传教士。

Missional代表了我们对教会看法的重大转变。作为传道的神的子民,我们应该像他一样参与这个世界——通过出去而不是仅仅达到出去了。阻挠这一运动就是阻挠上帝在他的子民身上和通过他的子民所达到的目的。当教会执行使命时,它就是真正的教会。

——选自艾伦·赫希的《使命的定义》领导Journal, 2008年秋季,第22页。

耶稣基督教会

woman-dancing-outside-green-dress我和我的员工花了两天时间讨论教堂应该是,什么教堂可以是,什么教堂很高兴能记住教堂在它最好的时刻,安·韦姆斯的这首诗完美地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耶稣基督教堂是一个孩子带着气球的地方…
是老妇人来跳舞的地方…
是年轻人看到幻象和老年人梦想的地方。
耶稣基督的教堂是麻风病人被触摸的地方…
是盲人能看见,聋子能听到的地方…
是瘸子逃命,垂死之人生存的地方。
耶稣基督的教堂是雏菊从贫瘠的土地上盛开的地方…
是孩子们引导,智者跟随的地方…
就是山移墙倒的地方。
耶稣基督的教堂是圣所里堆放面包的地方
喂饱饥饿的人……

就是把外套脱掉,然后把它放在赤裸的后背上…
就是抛弃枷锁国王和牧羊人坐下来共同生活的地方。
在耶稣基督的教堂里,赤脚的孩子们列队跑着,咯咯地笑着……
是牧师被服侍的地方…
圣歌是会众的笑声和供餐盘吗
到处都是人。
耶稣基督的教堂是人们去的地方,当他们擦伤了膝盖或他们的心…
是青蛙变成王子和灰姑娘跳舞超过午夜的地方…
在那里审判官不会审判,上帝的每个孩子都是美丽和珍贵的。
耶稣基督的教堂是海为流亡者分开的地方…
就是方舟漂浮的地方,羔羊和狮子躺在一起的地方…
就是人们可以在持不同意见的同时牵手。
耶稣基督的教会是黑夜即白昼的地方…
是小号、鼓和铃鼓宣告上帝的仁慈的地方…
是发现迷路羔羊的地方。
耶稣基督教堂是人们给上帝写感谢信的地方…
在那里工作就是假期……
是种子散播和奇迹生长的地方。
耶稣基督的教会就是家的所在…
就是天堂所在的地方…
野餐是一种交流人们跪在一起吃面包。
耶稣基督的教会是我们对上帝到来的回应…
甚至在星期一早上,全世界都会听到……
大量的哈利路亚!

安·威姆斯

没时间写博客

亲爱的读者:

请原谅我过去几天的沉默。我的周末安排得满满的,现在是我参加校外员工静修会的第二天,我们在这里讨论什么是“使命”。

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阅读我们一直在看的短文(点击在这里),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教会有使命”和“教会有教会”有什么区别?

在我下次有时间之前,

吉姆

比死亡更强

love3过一会儿,我将主持南希·莱萨克(Nancy LeSac)的葬礼,她是一位忠诚而勇敢的教会成员,在与脑癌长期斗争后,于周一上午去世。她的故事让我想起了乔伊斯·梅耶(Joyce Maye),她是我在北卡罗来纳州温盖特(Wingate)的教会成员,在经历了非常类似的挣扎后去世。我找到了我在她葬礼上传递的信息的文本,并想在这里分享其中的一个节选,以提醒人们,即使——也许尤其——在悲剧的情况下,福音也是好消息。

我们称为所罗门之歌的那首伟大的诗的作者说:“爱像死亡一样强烈”(8:6),我几乎相信他是对的。爱是强烈!它能把你从坑里拉出来。它能让你重新站起来。它能让你的心跳飙升。这是强大的!但死亡也是如此。它能切断你的腿。它能把你打倒在地。它能像火焰一样将你的生命熄灭。当我们想到爱是如何造就我们的感觉以及所爱之人的去世如何让我们感觉我想我们可以同意所罗门理解了人类共同经历的一些东西。爱如死般强烈,死如爱般强烈。一样强。我们对一个人的爱越多,失去他时的伤痛就越大。爱越少,伤害越小。

对乔伊斯来说,这首无害的诗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等式。她是如此容易被爱,以至于很多人——在座的大多数人——对她产生了一种异常强烈的爱。因此,她的死亡给我们的打击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站得住。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在特拉维斯家庭餐厅和我的朋友吉姆·伊斯汀吃午饭。一个女服务员过来告诉我有个电话,克里斯蒂用一种断断续续的声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我回到桌子旁,重重地坐了下来,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吉姆想继续我们的谈话,但突然停住了,伸出手来碰了碰我的胳膊,说:“你还好吗?”“我不知道,”我最后说。“我不知道。”

那天剩下的时间我都是这样度过的。爱和死亡全速相撞,残骸到处都是。我去和家人在一起但我不知道我帮了多少忙。在最初的拥抱和慰问之后,我只是坐在厨房柜台前,叹息着,摇着头。

如果我们在死亡的时候只能依靠自己的爱,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们是否会好起来。爱情和死亡是平等的;两种情况都有可能。但我们信心的基础是这样一个事实:上帝把他自己的爱加在我们的爱之上。圣经说:“神爱我们,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凡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换句话说,上帝的爱与我们的爱结合在一起,就足以使人无法死亡。曾经看起来势均力敌的比赛突然间奇迹般地一边倒,死亡没有一丝机会。“死神啊,你的胜利在哪里?”保罗说。“啊,死亡,你的毒刺在哪里?(林前十五55)。当死亡在我们脚下奄奄一息时,他喊道:“感谢上帝,他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十五:57)。

这一切意味着,两年多前,乔伊斯对我说的话是对的:“我相信我会好起来的。”凭借上帝强烈的爱和惊人的恩典,她今天早上好。死亡虽然强大,但它永远也无法熄灭过去和现在的光明…

多……乔伊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