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进行使命旅行

15062127这就是最近当人们请我解释“宣教教会”的概念时,我一直在告诉他们的:“如果你曾经参加过宣教之旅,你就会知道。它是这样的。就好像我们第一浸信会的所有人现在都在进行宣教旅行,就在这里。公共汽车刚刚停在纪念碑街和林荫大道交汇处的我们的任务地点,是时候下车了。”

几个星期前,当我坐在圣所里,听我们的孩子们在年终节目上唱歌时,我想起了这件事。他们做得很好;我感到了一种很好的田园自豪感;然后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们去传教,我们会这样做吗?如果我们把这些孩子送上一辆公共汽车,开到阿肯色州去,他们会站在汽车前面为我们唱歌吗?不。他们会在疗养院或医院唱歌。他们会在拖车公园工作一周,教其他孩子唱同样的歌。换句话说,他们的歌声将以某种方式与世界分享,而不仅仅是与他们自豪的牧师、父母和第一浸信会教堂的祖父母分享。

据传教活动人士说艾伦·赫希这是对我们周围世界的认识,是对我们使命的理解神的使命那就是教会的“使命”。当我们真正“了解它”时,它就会开始影响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中的一些人真的开始了解它了。

我昨天和一个人谈了谈,他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找一块地种个花园,然后把食物捐给施粥所或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所。我们一边交谈,一边想到了来自尼泊尔的难民,他们经常来参加我们周三晚上的晚餐。他们能照料花园,利用食物,在第17街市场出售剩余的东西吗?突然之间,我们不再只讨论向尼泊尔派遣传教士,而是讨论如何在里士满向尼泊尔传教。

或者我们的一个成员正在和城里的其他教会讨论,看看每个教会是否可以为那些有工作但没有家的人提供一套公寓:“工作的无家可归者”?他这么做是因为当我请求他帮助耶稣把天堂带到人间,四处寻找任何看起来不像天堂的东西,然后挽起袖子去那里工作,那就是他去的地方——去无家可归的人那里。他似乎明白我们在传教,第一浸信会的巴士已经停了下来,是时候了下车

当我们纪念和庆祝五旬节请祈祷上帝的圣灵会降临在我们身上,就像它降临在第一批信徒身上一样,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发现我们不能把关于耶稣的好消息只藏在自己身上,我们必须活出它,呼吸它,告诉它,以每一种可以想象的方式与我们周围的人分享它。

也许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学习唱神的歌,而不仅仅是在教堂的圣所。

家庭第一

4540年_1109598855489_1092360328_30340570_8257125_n上周六,我的女儿凯瑟琳高中毕业了(位于里士满的圣凯瑟琳女子学校的名字很合适,在那里毕业的学生穿的不是传统的帽子和长袍,而是白色长裙,手捧雏菊花束)。我们取笑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真的。我在高中三年级后上了大学;我的妻子克里斯蒂提前一年高中毕业;我女儿艾莉提前一个学期毕业了。我们谁也没有念完高三,也没有参加毕业舞会。凯瑟琳。所以,在凯瑟琳毕业典礼那天晚上,当埃莉去拿蛋糕做晚餐时,她让面包师在蛋糕上写:“恭喜你,凯瑟琳:家里第一!”

这一天的所有庆祝活动都让人想起凯瑟琳13岁生日时一个安静的家庭庆祝活动。我们称之为她的“成人礼”。我想在这里发表其中的一部分,向那个13岁的孩子致敬,她已经长成了如此美丽的18岁,也是我们家第一个读完高中的人。

我爱你,凯瑟琳。

————————————

凯瑟琳的成长祷文
2003年12月18日,

吉姆凯瑟琳,今天你是一个青少年了。

你不再是一个孩子,也还不是一个女人,你已经进入了一个独特的、介于这两个阶段之间的阶段,有时你想爬到你母亲的腿上大哭一场,有时你又想去肯尼亚,开着路虎(Land Rover)四处飞奔,拍摄大象狂奔的照片。童年和成年之间那种稳定的拉锯战是必要的:它使你强大,总有一天它会使你强大到足以离开童年的家,建立自己的家。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是时候探索你的新自由,与你的新责任搏斗了。这将是一份好工作,但也会很辛苦。作为你的家人,我们承诺会爱你,支持你度过这个充满挑战的过渡时期。

艾莉凯瑟琳,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做一个好姐姐,在你准备旅行的路上把我所学到的教给你。你的经历不会和我的经历完全一样,但如果我能帮你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我一定会的。

吉姆凯瑟琳,作为你的父亲,当我看着你长大,离开你的童年时,我会感到痛苦。我会想念那个小女孩的你。但我也要为你们新的成就和新的成熟而高兴。我会骄傲而又惊奇地告诉我的朋友们,我不止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两个十几岁的女儿。

小茉莉凯瑟琳,你母亲的心因为失去了她的小女儿而痛——那个金发碧眼、穿着围裙工装裤那么可爱的小姑娘。有时我几乎认不出你正在变成一个高大美丽的女人。但即使我失去了那个宝贝女儿,我也期待着和你分享女性的秘密,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你最好的朋友,就像我母亲之于我一样。

凯瑟琳当前位置我接受你们的爱和支持。我会珍惜他们,在未来的岁月里依靠他们。

吉姆凯瑟琳,在犹太传统中,当一个女孩进入青春期时,她就要对自己的灵魂负责。作为一个受洗的信徒,你已经接受了这个责任:你已经认耶稣为你的主,并发誓忠心地跟从他。但当你们13岁时,你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责任为你们的信仰生活、为你们的道德选择负责。我发誓,我会越来越多地放下我对你的“宗教”的责任,让你尽情地探索你信仰的边界。我也嘱咐你们,要为自己的属灵生活负起完全的责任。你们要不要继续忠心地跟从耶稣基督,现在就看你们自己了,而不是看你们的母亲或我。

凯瑟琳字体我以恐惧和颤抖的心情接受对自己灵魂的责任。我怀着喜悦和感激之情,为自己的灵魂承担责任。

吉姆那么让我们庆祝凯瑟琳的成年,让我们以一杯庄严的苹果汁祝酒来结束这一时刻:

埃莉:(举起酒杯):致凯瑟琳,愿你勇敢而优雅地进入这令人兴奋、令人恼怒的“中间时间”。

小茉莉(举起她的杯子):凯瑟琳,愿你不仅成为我亲爱的女儿,而且成为我可爱的妹妹,一个欢笑的朋友。

吉姆(举起杯子):凯瑟琳,愿你在从童年到成年的道路上继续让我感到骄傲。

凯瑟琳(举起酒杯):感谢你们所有人,感谢你们过去是我的一切,也感谢你们将是我的一切。

叮当声!叮当声!叮当声!叮当声!

跨信仰慢跑

跨信仰慢跑所以,这里有一个听起来应该是一个笑话:

阵亡将士纪念日那天我和朋友去跑步了华莱士Adams-Riley校长的历史圣保罗圣公会教堂就在里士满市我们绕了一个五英里长的环形,最后到了纪念碑大道。当我们正在降温时,我看到一个穿着运动裤和白t恤的人朝我们慢跑过来。当他走近时,我发现那是Ammar Ammonette——和我一起吃午饭的伊玛目几个月前。我在他慢跑时拦住他,把他介绍给华莱士。我们站在人行道上聊了几分钟:牧师、牧师和伊玛目。他说他住在河的另一边,但喜欢在这里跑步,这里的人行道更宽一些,人们似乎更习惯步行交通。我们没谈多久;我不想打断他的奔跑;但我们确实说过我们应该找个时间再一起吃午饭,然后他笑了笑,握了握我们的手,就走了。

我们谈话时开车经过的人不会猜到我们是谁。不是每天你都能看到一个牧师、一个牧师和一个伊玛目在一起聊天,但你更不经常看到他们一起出去慢跑。

你听说过关于……的故事吗?

笑话传教士告诉

humor_image_250w_tn节日的说教术充满了好的讲道、教导、歌唱和祷告,我甚至不能在这里开始总结。如果这个词节日和这个词有任何关系吗盛宴(我想是的),正是这顿盛宴让我感到无比的饱足。

传教士在这些会议上做的一件事就是讲他们最好笑的笑话,上周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是这样的:

有一次,一位牧师结束了他的布道,一个女人冲他打招呼,滔滔不绝地说:“哦,牧师!这是多余的!那是我听过的最多余的说教!“嗯,谢谢你,”牧师带着讽刺的微笑说。“我想在他死后出版这本书。”“哦,是的!女人回答说。“是的,是的!越快越好!”

Badum -京!

上周日发生了什么事

1676896 - - - - - - - - -雨中散步0上周日晚上,我从女儿的大学毕业典礼上回来,在我的收件箱里发现一条消息,暗示那天在里士满第一浸信会教堂11点的礼拜仪式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但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知道是什么事。我的秘书乔伊斯告诉我,我们的一个无家可归的邻居在礼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沿着过道走下来,要求知道为什么《奇异恩典》和《我的灵魂很好》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赞美诗本里。他说他是“上帝的奇迹”,并希望分享他的证词。

当我在周二的员工会议上听到这个故事时,我得知鲍勃·帕尔默(Bob Palmer)正站在讲坛上,当那个人走上前来时,他非常客气地对他说,如果他能坐下来,有人会很高兴在礼拜结束后帮助他。拉尔夫·史达林上前干预,但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威胁的手势,迫使他不得不考虑另一种方法。最后,一名正在参观教堂的下班的亨利科警官把这名男子护送出了教堂,但那时教堂的礼拜精神已经被严重破坏了。菲尔·米切尔随后走上讲坛,祈祷我们分散的思绪能回到主身上。在礼拜结束时,拉尔夫·斯塔林建议我们在那一周的祷告中为这个人祈祷,他确实需要祈祷。

随着故事的展开,我意识到扰乱服务的那个人是丹尼尔他是我们社区任务的常客,也是本博客的常客。他还在从一个危及生命的脑瘤切除手术中恢复,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温柔、体贴和善良的。以我对他的了解,我几乎可以看到他站在那里,拿着他的赞美诗本,想要分享他的见证,唱一首赞美诗。教堂是做这种事的好地方,不是吗?如果我在那里,我可能会让他做这件事。

但是,话又说回来,也许不是。

他当时并没有完全清醒。他嗓门很大,好斗。他吓坏了会众中许多不认识他的人,他们担心他可能有枪。我们感谢上帝,教会的成员和工作人员在那一刻保持冷静。我们可以感谢上帝,有一个下班的警察护送他走出大楼。我们要感谢上帝,是他们通过祷告把我们带回到他的面前,提醒我们为这个人祈祷。

丹尼尔昨天礼拜间隙去教堂道歉了。我看得出来他在练习演讲。他说:“对于上周日发生的事情,我由衷地、谦卑地、真诚地感到抱歉。”我接受了他的道歉,然后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听听他的说法。他说:“我只是想唱那首赞美诗,但我在书上找不到。”于是我们从一个长凳架子上拿了一本赞美诗,寻找《奇异恩典》和《我的灵魂很好》。你可能猜到了,他们都在里面。他似乎得到了安慰,并感谢我带他去看。我问他是否喝了酒,他坦白说:“只是喝了一点,止住了颤抖。“好吧,那我得请你离开了,”我说。 He nodded and said, “I know.” I showed him to the door and he apologized once more before stepping out into the rain.

工作人员正在制定一个安全计划,帮助我们的会众在圣所感到安全,因为事情可能会变得不同,可能是其他人而不是丹尼尔。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害怕去教堂。我想起了这个词圣所字面意思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我很感激这个周日对丹尼尔来说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他可以忏悔自己罪行并请求宽恕的地方。他犯了一个错误,他自己也知道。他保证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他充满了真诚的悔恨,我觉得自己被怜悯感动了,听到自己在说:“我爱你,丹尼尔。”他热泪盈眶,说:“我也爱你。”

然后我把他赶了出去。

爱也有坚强的一面,我相信丹尼尔知道这一点,但当他在雨中走在人行道上时,我几乎能听到他哼着他来教堂唱的那首歌:“惊人的恩典,多么甜美的声音,拯救了像我这样的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