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的体验

我最近发布了一篇文章吉姆的在线日志,在写博客变得如此流行之前,我常常与一些亲密的朋友和家人分享(顺便说一句,我喜欢最近有人和我分享的关于写博客的名言:“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这么少的话却对这么少的人说了这么多。”真的!)。但这是那本旧日记的另一段摘录,似乎仍然很新鲜。我希望你会喜欢。

——————————

1998年7月30日,星期四

灵性教授格伦·欣森(Glenn Hinson)说:“对上帝的适当回应是这样的”:然后他张开嘴,发出“扑腾”的一声,站在全班面前整整60秒,他的学生先是笑,然后在这种持续的敬畏表情面前开始不安地扭动。

今天,在我从蒙大拿州令人惊叹的鲍勃·马歇尔荒野背包旅行回来整整两天后,我的下巴仍然很酸,因为在小路上绕过所有的弯道,嘴巴一次又一次地张开。这地方真棒!多美得令人窒息!同样,当我拍照时,我无法将所有的荣耀都塞进一张快照中,我也无法用语言描述这段经历,但这里有一些黑白的、单调的环绕立体声旅行记忆:

第二天:在无尽的弯道上跋涉,穿过茂密的松林,最后来到一个高山湖泊的边缘,清澈的蓝绿色湖水被陡峭的山峰遮蔽,山峰两侧覆盖着积雪,比湖面高出3000英尺。

第三天:放下背包,去爬凯斯勒湖附近的小山峰。爬上近乎垂直的山峰,在山顶上高举双臂,做出胜利的姿势。在峰顶的北端,有一堵陡峭的悬崖,从2000英尺高的地方直入里克湖。往下爬,进入一片宽阔平坦的高山草地,草地上点缀着红色、蓝色、黄色和白色的野花,突然响起男中音演唱的《音乐之声》。靠在巨石的阴影里,吃着牛肉干,喝着山泉水,心灵得到了滋养。

第五天:在幽静的山湖中清凉清澈的水里游泳。坐在温暖平坦的岩石上,在阳光下晒干身体。听着水从我的手肘和指尖滑落的声音,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沉默。沉默。啊!

当然,还有很多东西要讲,但让我给你们留下这样的印象:我凝视着蒙大拿州,敬畏地张着嘴。引用威廉·威利蒙的话:“上帝很大,而且多刺,而且……大。”

吉姆

新年决心

周日,我讲了路加福音第2章中经常被忽视的一段话,讲的是少年耶稣被留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我父亲把我弟弟斯科特留在了离我们家45分钟车程的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的图书馆。但斯科特似乎并不介意。他爱书,图书馆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地方。如果他当年离家出走,我们就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他。

所以在布道结束时,我问会众:“如果你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失踪了,人们会从哪里开始找你?”当他们找到你时,你问他们:“我还能在哪里?””,你是什么?你有没有可能在教堂里,想着上帝的事?如果不能,为什么不能?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

当我在印刷中看到它时,这听起来有点咄咄逼人,但在上下文中,它主要是关于我们在世界上最喜欢的东西,然后是一个问题:如果上帝不在列表的顶端,那为什么不是呢?是什么取代了他的位置?因此,我以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的圣约服事来结束这次讲道,他敦促他的会众在每年新年伊始“完全将自己交给神,在每一个时刻都重申他们的圣约,即主是他们的神。”这篇长篇大论可以在我去年这个时候的文章中找到(“卫理公会教徒是认真的!”),但我想在这里重印结束语。让我用周日挑战会众的方式来挑战你:如果你能对这些话说“阿门”,那就说出来,如果你不能,那就不要说。但是如果你可以说出来吧,发自肺腑地说出来,让这个新年成为你们践行这个盟约条款的一年。

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上帝。
在你的创造中给我指定位置。
让我为你受苦吧。
把你要我做的工作交给我。
给我很多任务
或者让我站在一边,你打电话给别人。
要么提升我,要么贬低我。
要么给我财富,要么让我生活在贫穷中。
我自由地把我的一切和我所有的都给了你。
现在,神圣的上帝,圣父,圣子,圣灵,
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那就这样吧。
这约可以立在地上吗
持续到永恒。

阿门!

跳舞的时间

直到羊群排成康加舞,开始跳舞庆祝救世主的诞生,圣诞节才算圣诞节,至少对中国最受欢迎的当代基督教艺术家何琦来说不是这样。这很好地说明了我在昨晚的平安夜仪式上所说的:

《传道书》的作者说:“有哀悼的时候”,但也有“跳舞的时候”。如果真有那么一个时候你不觉得这个时候,圣诞节的时候,是吗?我可以想象上帝把道成肉身放在一起,就像一个父亲在平安夜把自行车拴在一起,期待着他孩子眼中的喜悦。当然,他会想要保密的。他不想这么快就把惊喜泄露出去。这样他就可以从加利利的一个小镇上挑选一个处女来承受这份礼物。谁能猜到呢?他可能会选择伯利恒的一个马厩作为递送礼物的地方。谁能想到呢?但是,当礼物送到时,他可能会非常兴奋,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而他最不想让全世界做的事就是用单调乏味的声音背诵一篇冗长的庆祝仪式。 No! He would want the world to clap its hands, to burst into song, to do a few, quick dance steps. And so instead of announcing the news of Christ’s birth to the pastor of 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he sends his angels to some shepherds, abiding in the fields by night.

我想他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因为他知道牧羊人会醒着,二,因为他知道牧羊人会知道如何聚会,他们会惊奇地从压抑中解脱出来。所以,当天使告诉他们伯利恒有大事发生时,他们不会说:“好吧,我们也许应该留在这里照看羊群。”他们说:“我们走吧!路加说,“他们急忙跑,他们跑,他们被岩石和树根绊倒,跌跌撞撞地穿过马厩的门,喘不过气来,笑着,突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他们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他们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他们敲着窗户和门,叫醒他们的邻居,告诉他们一个非常高兴的好消息:“上帝与我们同在!上帝在这里!我们开个派对吧!”

大家圣诞快乐。愿你的袜子里装满了希望、和平、欢乐和爱,愿你也受到鼓舞,为了耶稣而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吉姆

玛利亚在去伯利恒的路上读了什么

用襁褓包裹婴儿是什么意思?

襁褓是一种将婴儿裹在毯子里以获得温暖和安全的艺术。它可以让他不被自己的惊吓反射所打扰,甚至可以帮助他在生命的最初几天保持温暖和舒适,直到他体内的恒温器启动。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帮助你的宝宝平静下来。

如今,你离开医院时可能会学到一点这个技巧。在你确定你的宝宝不饿、不湿、不累之后,尝试一下。当你的宝宝受到过度刺激时,或者当他只需要感受子宫的紧致和安全时,它可以用来帮助他安静下来。

当你的宝宝大约一个月大的时候,你可能想要在他醒着的时候停止用襁褓包裹他,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大一点的宝宝的行动能力和发育。如果他看起来睡得更好,那么在午睡和晚上用襁褓抱着他是可以的。当他不想再被裹起来的时候,他会哭或踢你。

-text from网站;图片:Ambrogio Lorenzetti’s圣母与子(1319)。

走进你的衣橱,大声咒骂

这是另一篇摘自1998年的旧日记,里面有一些建议,我希望你在这个假期里不会用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建议的灵感来自格伦·欣森的一篇文章《祈祷祈求诗篇》:这些诗篇请求上帝打击我们的敌人,“敲碎他们嘴里的牙齿”(诗篇58:6)。哎哟!

——————————–

周二,我和一位83岁的老妇人交谈,她的孩子们决定她不能再独自生活了。我认为他们是对的,但这并没有让她更容易。她来到我的书房,向我坦白说她止不住地哭,止不住地生气。“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她喃喃地说。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感受,”我说。“选择是一个头脑的事情。感觉是一件发自内心的事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识别我们的感受。现在你很生气,没关系。你有理由生气。你的生活在未经你允许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

“不过……她温顺地说,“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

所以我开了一个处方。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生气是可以的。”然后我把纸条递给了她。她看着它,迷惑不解地说:“但我一直认为生气是一种罪过。“不,”我断然地说。保罗在以弗所书4:26说,“生气(有许多可生气的事)但不要犯罪,就是不可因你的怒气去伤害或恨恶人。生气地把一罐青豆扔到厨房的另一边是一回事,把一罐青豆扔到厨房的另一边是另一回事”(女儿正在叫她走开)。

她笑了。她能看出其中的差别。我进一步说:“如果需要的话,回家生气一会儿吧。把报纸撕了。吐在地板上。回你的衣柜里去骂吧。”

神学院可没教过我们这些。这可能不是我给过的最好的建议。但我不禁觉得,如果这个女人不先发泄她的愤怒,她就永远不会被接受,而你也不能通过压抑或否认来发泄它(就像压力锅一样,我们都需要时不时地释放一些蒸汽,否则我们就会爆发——诀窍是无害地释放它,在这个过程中不会烫伤任何人)。

我亲爱的83岁的朋友坐了一会儿,思考着我说的话,然后站起来和我握手。当她离开我的书房时,她面带微笑,期待着(我想)在她的衣柜里呆上一段时间。

在一天的工作中

吉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