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死亡,复活,团聚

今天下午我在莱克伍德庄园,布道,叫做"我们在那美丽的海岸相遇?”那次布道的灵感来自一次我和一个男人的对话,他被告知他不会认识他在天堂死去的妻子,他得到的“证据”是《路加福音》20中的一段话,撒都该人(他们不相信复活)带着一个假设的问题来到耶稣面前:

撒都该人说:“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一个女人,没有孩子就死了;2:2第二个,第三个也娶了她。这样,七个人都死了,没有孩子,最后那个女人也死了。当死人复活的时候,她是谁的妻子呢?因为那七个人都娶了她。”耶稣说:“这世代的人是结婚的,也是嫁娶的。但那些被认为配得享那时代和从死里复活的人,既不娶也不嫁”(路加福音20:29-35)。这就是有人告诉这个男人的:他不会在天堂结婚,他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他流着泪告诉了我。 It was this idea—the idea that he would someday be reunited with his wife—that had kept him going. Now what was he supposed to do?

我和那个人在他的车里坐了很长时间,看着这段话,然后我说,“看,这并没有说你不会在天堂结婚。它只是说在复活中人们不会得到结婚了,看到了吗?他们既不结婚(现在时)也不结婚。这是“没有”的另一种说法婚礼在天堂。”

这似乎对他有所帮助。但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继续往下读,想弄清楚为什么天堂里没有婚礼,耶稣给出的理由是那里不会有任何死亡,好像结婚的唯一理由是生孩子,补充人口,从而确保物种的生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结婚的原因,”我说,“但当我结婚时,物种的生存真的不是我想的第一件事。”我心中充满了爱,就像现在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但如果你仔细阅读,你会发现这并不是圣经对婚姻的看法。在《圣经》中,婚姻似乎不过是创造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在这个结构中,孩子可以出生和长大。

所以,当我们现在谈论美国的婚姻时我们最好小心不要过快地接受圣经中的婚姻模式就像我们要小心不要接受圣经中的家庭价值观一样当人们开始和我谈论这些价值观时,我说:“你心目中的圣经家庭是哪一个?”该隐和亚伯?罗得和他的女儿们呢?雅各以扫?大卫和押沙龙?”那些圣经中的家庭有着非常扭曲的价值观。说到婚姻,如果婚姻只是为了生孩子,那么,是的,它必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婚姻。毕竟,我们是人;我们有性生殖。 But it wouldn’t necessarily have to be marriage between “one man and one woman.” Not in the Bible anyway. If making babies is the point then the more wives you have the more effective your efforts, right? Look at Jacob: he produced twelve sons and at least one daughter through his two wives and their two maidservants. Solomon—who set some kind of record—had 300 wives and 700 concubines (he practiced nation-building the old fashioned way!).

当撒都该人试图想象一个妻子和七个丈夫,而不是相反时,问题就来了。如果妻子被视为财产,她们的确是,那么她是谁的财产呢?在复活的时候,七个人会为她争斗,这使得整个想法看起来很荒谬。这正是撒都该人想要做的,他们想让复活的整个概念看起来很荒谬,但耶稣却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说,他们不会在那里结婚,也不会结婚,因为那里没有死亡。还记得那个孩子写给上帝的信吗?信中说:“亲爱的上帝:与其让人死去,还得去创造新的人,为什么你不留住你现有的人呢?”在复活中,这正是上帝所做的——他保留了他所拥有的人。因此,没有任何社会结构的必要,在这种社会结构中,孩子可以出生和抚养,从而保护物种。也没有必要为了确保自己的社会地位或获得某种程度的永生而生孩子。我敢打赌,那些被认为值得复活的女人不会再被当作任何人的财产。 Things are different there, thank God.

复活是真实的。耶稣向撒都该人证明这是《出埃及记》中的一个故事,《出埃及记》是他们接受的为数不多的权威圣经之一。这是出埃及记第3章中的故事,关于燃烧的灌木,上帝向摩西承认自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他没说他他们的神。他说,他现在,。因为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你想知道是否会复活吗?”耶稣问道。“看箭!”

这是一个很好的答案。至少这对他们有用。就在下一节,正在听的文士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此后,没有人敢再问他什么。但我有一个问题:我接受复活的事实,但重聚呢?我们会在那美丽的海岸相遇吗?那天在车里哭泣的男人能和他的妻子团聚吗?以什么方式呢?他们会在天堂里的金色街道旁有一间小屋吗?在那里,他们可以坐在前廊的摇椅上,手牵着手,看着太阳在晶莹的海面上落下。如果是的话,那个男人后来娶的第二任妻子呢? Where will she sit? And whose hand will she hold?

至于重聚,我敢肯定。不仅是在这段耶稣谈到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家庭永远团聚的段落中,还有在约翰福音14章中,他告诉门徒,他要为他们预备一个地方,这样,他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如果这不是重聚,我不知道什么才是!至于我们在那里能享受到的那种关系呢?有没有可能,我们今生所经历过的最甜蜜最亲密的关系,只是我们来生将会享受到的关系的前奏?

我可以想象,那个男人在天堂看到他的第一任妻子,含着泪拥抱她,告诉她他是多么想念她,又能见到她是多么高兴。我可以想象,在那里,他们一起生活的所有美好回忆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但我也可以想象他把她介绍给他的第二任妻子,而不担心她会嫉妒或生气。所有那些渺小、恐惧、贪婪和贪婪的爱都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上帝对我们的爱——丰富得像海洋,充满了恩典。也许她们俩会手牵着手散步——两个妻子——一个对另一个说:“孩子,我有故事要告诉你!他一边看着他们走开,一边惊讶地摇着头。

谁知道呢?只有上帝。我们最多只能推测。但感谢耶稣,我们至少可以知道这么多:复活是真实的,重聚是真实的,在复活中重聚的事情将是真实的…天堂。

警告:心脏不好的人不适合

一位朋友转发了一封来自一位牧师女儿的电子邮件,她正在海地与来自密苏里州的医疗使团一起工作。她描述了她抵达后所看到的一切;建议读者谨慎行事。但这本以第一人称叙述的书,以一种我从未读过或见过的方式,把海地地震的真实情况带到了我的眼前。我在给朋友的回信中写道:“这让我不得不跪倒在地。”

- - - - - - - - - - - -

你不会相信我所看到的一切。到处都是缺腿的人。今天死了两个婴儿。一名男子死于肺栓塞(血凝块),因为他们耗尽了肝素。我们的团队带来了肝素。他们病了,躺在担架上,流着血。一名护士今天崩溃了,她说上周二他们刚刚切下被压碎的病人的四肢,他们没有地方处理这些身体部位,所以他们把它们堆在医院前好几天。当气味太难闻时,有人会照顾它们。这些人都很年轻。比我年轻。 i havent seen an old person yet. avg life expectancy is 51. i feel so horrible. they don’t have what they need and we are watching them die. the nurses in haiti are terrible. they don’t know how to care for their patients. i have worked since we arrived at 2 with a short break to eat at 8. i went back to check on my icu patient’s and the nurse that was caring for them was fast asleep. i am learning pediatrics quickly. so many babies that are sick. some patients don’t have food to eat. the hospital cannot feed them so if family does not bring food they simply do not eat. i dont even want to eat. the smells and sights have been overwhelming. it is so primitive and i am having to be creative with supplies. today i made a tourniqet with a rubber glove as i pinned a whaling 9 year old down. they shaved skin from her thigh to graft skin to the lower section of her leg. she left the or with no iv access. i had to get a line in her to medicate her. her parents were no where to be found. i wanted to talk to her to calm her but i can’t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even those fluent in french say it is no help. the creole and slang is way too different. i finally took a shower. it was a slow drip and cold, but it was water. i have sweat all day. the hospital is a humid and hot building. i think my comfort at this point is so menial. pray for us and that more supplies will arrive. we are in desperate need of medicines. pray that i can be quick on my feet. pray that my headache will go away and that the nausea will stop.

我爱你们所有人。我会尽量保持联系的。这里的互联网参差不齐。

海蒂

直接从圣经上撕下几页

那时候南方浸信会争议有人告诉我这是一场“为圣经而战”。有传言说,“自由派”神学院的教授直接从《圣经》中撕下几页,对他们不喜欢的部分置之不理。

那时候,我是南方浸信会神学院(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的一名学生,这所学校曾被我形容为“自由主义的堡垒”,但我从未见过哪位教授从《圣经》上撕下一页。事实上,我的经历恰恰相反。我从未见过如此崇敬圣经的人,他们帮助我们深入挖掘圣经的真理,好像它真的很重要,好像它真的可以改变世界。他们每堂课前的祷告都是谦卑而圣洁的,感谢神赐给他们学习他话语的尊贵特权。

但这不是南方浸信会教徒所听到的。至少在他们的想象中,他们听到了从《圣经》上撕下几页纸的声音。因此,他们参加了那些年度大会(坐着大巴!),投票给了保守派的总统候选人,后者任命了委员会中的委员会,确保了“保守派复兴”蔓延到南方浸信会的每一个角落。到1990年,他们的工作完成了——“为圣经而战”取得了胜利。

你可能会认为,南方浸信会的董事会和机构会特别小心地尊重圣经的明确教导,并确保他们的政策与圣经所说的一致。但不久之前,我了解到南方浸信会北美使命委员会的招聘指导方针之一与“语言语言”有关。

Glossolalia是一个很好的希腊单词。从字面上看,它的意思是“用舌头说话”或“说方言”。它来自使徒行传的第二章,在五旬节那天,信徒们聚集在一起,开始说“圣灵所赐的方言”(《新译本》第4节)。但并不只是在五旬节那天,信徒们才说其他语言。显然,这是早期教会崇拜的一个常规特征。保罗说:“我愿意你们各人说方言”(哥林多前书14:5),并在哥林多前书12:10中把通晓方言列为属灵的恩赐之一。但看看北美传教委员会是怎么说的:

“言语不清:任何积极参与或促进通晓法的人不得被NAMB雇用为豁免人员。这包括拥有一种私人的祈祷语言。NAMB的一名代表应为任何被豁免的工作人员提供咨询,因为他们参与了glossolalia。继续参与将导致终止”(从“就业指导方针的网页)。

我并不是要和北美宣教委员会挑起争端,保罗自己也警告说,说方言会给教会带来麻烦(正如他在哥林多前书14中解释的那样),但他在结束这个主题的教导时说,“不要禁止说方言”(哥林多前书14:39),而这正是北美宣教委员会所做的。我被冒犯了,因为我花了一段时间与五旬节派信徒相处,他们是基督里的亲兄弟姐妹,珍惜“舌头”这一属灵恩赐。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具有启发性的个人祷告语言,是一种与神对话的方式,无需言语的阻碍。当我还是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男孩时,上帝会把这份礼物赐给那些在世界上几乎一无所有的人,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马特十一25).这使我认为他是一位慷慨和仁慈得令人惊讶的上帝,即使他确实以一种相当奇怪的方式表现出来。

因此,当我想到那些发起“为圣经而战”并谴责那些“自由派神学院教授”的人竟然能如此轻易地对圣经中麻烦的部分置之不理——真的是把它们从圣经中撕掉。这让我想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真正麻烦的部分,比如爱你的敌人。

如何读圣经

我通常不布道“如何做”,但周日我做了,有几个人要求我在这里发表我的建议。因此,在感谢戈登·d·费和道格拉斯·斯图尔特(他们的书如何阅读圣经的全部价值是我个人图书馆中最有帮助的一个),下面是:

  1. 从圣经的好译本开始.我个人倾向于新修订的标准版本(NRSV),它在保持对希腊文、希伯来文和阿拉姆语原始语言的忠实的同时,力求尽可能地具有包容性。《哈珀·柯林斯圣经》它的注释几乎和它的文本一样多,为我的大多数问题提供了现成的答案。费和斯图尔特推荐《今日新国际版》(TNIV)。
  2. 准备好阅读。坐在一张桌子或桌子前,你可以稍微舒展一下,在那里你可以打开圣经,也可以做笔记。如果你需要的话,确保你有足够的照明和老花镜(我似乎越来越需要它们了)。如果你正在学习我推荐的下周日的段落(路加福音4:14-30),花点时间阅读你学习圣经中的路加福音简介。找出卢克是谁,他什么时候写的,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找出福音书与圣经中其他类型的文学(历史、诗歌、预言、书信等)的不同之处,并思考为什么它会有不同。
  3. 为光明祈祷.如果是圣灵启发圣经的作者们写作(的确如此),那么帮助我们理解他们所写的内容的将是圣灵。求圣灵打开你的思想、心灵和灵魂,让你明白神话语的真理,并通过经文来教导你。一篇文章的意义往往不在于字句本身,而在于字句与读者之间的空隙,那是圣灵发挥作用的地方。
  4. 读课文。慢慢地读几遍。让它沉下去。确保你没有添加任何不存在的东西或减去任何存在的东西。我最近和一个人聊过,他说他对耶稣在路加福音第四章的结尾是如何“消失”感到惊讶。“消失了?”我问。“是啊!他只是- - - - - -噗!消失了!”幸运的是,我随身带着《圣经》,当我们看经文时,上面说耶稣“从他们中间经过,走了”(路加福音4:30)。这和"消失"不是一回事,对吧?
  5. 写下你的问题。如果你是为了理解(而不仅仅是灵感)而阅读拿撒勒的犹太会堂是什么样子?他们有其他卷轴吗,还是只有以赛亚书?耶稣为什么坐下来教训人?这一切发生时,他母亲在哪里?为什么人们要把他从悬崖上扔下去?写下你所有的问题。不要退缩。圣经可以接受(微笑)。
  6. 查阅答案。这是当你查阅一本好的圣经字典或评论。不是在你写下你的问题之前,而是之后。否则,你会读到一些你从未问过的问题的答案,然后打哈欠看评论。然而,如果你是在为自己的问题寻找答案,它可以像寻宝一样:令人兴奋。我保持默瑟圣经词典在我的书架上,尽量保留对圣经每一卷的评论,评论是由最重要的学者写的。在你的教堂图书馆里总是有圣经字典和注释,其中许多都很好。

这是一种不同于我在“安静的时间”所做的虔诚阅读圣经的方式。这是严肃的研究。但如果你时常这样读圣经,我想你会发现它很有价值,也许,就像那些昨天读旧约的人一样,你会走你的路“吃喝……大喜乐”,因为你已经理解了圣经的话(尼八:12)。

争论谁更相信圣经

今天的布道都是关于《圣经》的:它是什么,如何读它,为什么它很重要。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

圣经是什么?当人们问我对圣经的定义时,我通常会说,圣经是“上帝为上帝子民所讲的话”,而且它“在信仰和实践的一切问题上都是权威的”。有时人们想在这一点上和我争论。他们想说圣经是绝对正确的而不是权威的.他们认为的绝对正确的作为一个更有力的词。但我记得在我第一次去教堂时,有个执事会指着咖啡桌上的《圣经》告诉我,他相信这本书从头到尾都是真的,但我在他的生活中找不到多少证据表明他读过这本书。他有时会对我说:“上帝帮助那些自助的人。”我就问:“这句话在《圣经》哪里?”他有时会对我说:“世上没有免费的东西。”我会说:“那恩典呢?”要宣称上帝的话语是正确无误的并不难。任何人都能做到。困难的是阅读圣经,聆听上帝的话语,然后让它支配你,所以如果它告诉你停止做什么事——比如恨你的敌人——你最好停止,如果它告诉你开始做什么事——比如爱他们——你最好开始。你告诉我:这两种思考圣经的方式哪一种更有可能改变你的生活?告诉我:改变你的生活难道不是重点吗?

———————————-

当我在礼拜后握手时,有人问我:“那么,你说的是圣经吗不是绝对正确的吗?“我根本没这么说,”我反驳道。“我只是发现,你可以不读圣经,也不让它改变你的生活,就对圣经有很多主张。我不认为这是上帝想要的。”这似乎使他很满意。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在布道中,我把《圣经》描述成一架从地通往天的梯子,并说要问这样一架梯子的问题不是它是否准确或权威,而是它的轨道是否足够直,它的梯级是否足够坚固,是否能把我们带到目的地。换句话说,圣经是通往上帝的可靠途径吗?几个世纪以来,教会的回答一直是肯定的。一次又一次,神的子民爬上这梯子,看到他的荣耀。

在礼拜结束时,我记得听到有人说浸信会教徒喜欢聚在一起讨论谁更相信圣经,我也参加过这样的聚会。其中一些非常丑陋。但我无法想象上帝会乐意看到我们为梯子而争吵。我想让他高兴的是看着我们一字一字、一层一层地爬梯子,直到我们越过天堂的边缘……

看他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