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票后

如果事情按计划进行,里士满第一浸礼会教堂的执事将在下次会议上就洗礼和教会成员资格的问题进行投票,如果该动议获得通过,将提交给会众进行投票。这就是浸信会教徒做这些事的方式;不是牧师或执事做最后的决定,而是人民做的。虽然是我提出了为什么要为其他教派的基督徒重新施洗的问题,执事们也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讨论这个问题,但最终还是要由会众来决定第一浸信会的入会要求。

我们称之为“地方教会自治”,这是浸信会珍视的自由之一。没有教皇、主教或牧师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我们要决定自己的使命和事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决定自己的成员。现在我们就快投票了,有些人开始焦虑了。“这会分裂教会的!””他们说。我不这么认为,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们正在遵循一个缓慢而谨慎的辨别过程,其中有一些内在的制约和平衡。虽然最终的决定将由会众做出,但执事们正试图提供一种领导方式,以避免发生像教会分裂这样戏剧性的事情。例如,他们在下次会议上进行的投票将为他们下一步的行动提供一些指导。

让我提出一些可能的情况:

场景一:在五月的会议上,执事们投票通过一项动议,接受其他教派的基督徒成为正式成员,而不要求他们重新受洗。运动失败。执事向会众报告说,虽然讨论帮助我们更深入地思考成为一名成员和受洗意味着什么,但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入会要求。

场景二:该动议获得通过,但由于票数如此微弱,执事们选择不将其提交给会众投票,他们认为这会造成太大的分歧。然而,他们要求会众考虑在这次讨论中出现的其他一些问题。例如:要求所有新成员参加“联系”课程,或允许Watchcare的成员就教会问题投票,或欢迎那些受洗的人成为信徒,即使不是通过浸入式的方式。

场景三:决议通过,执事选择一个日期为会众投票。该动议供会员学习、反思和祈祷。会众至少有两次公开讨论动议的机会。在一个特定的星期天,教会在每天早晨礼拜结束时进行无记名投票。投票在当天下午由执事清点,结果在之后尽快公布。

当然,还有其他可能的情况;我只是猜测。但如果我们最终的结果是第三种情况,那么无论动议通过还是失败,我们都将共同做出决定,我祈祷我们能一起接受这个结果。如果失败了,我显然会很失望;我想我的立场已经很清楚了。但与此同时,我会为教会如此仔细和深思熟虑地考虑这个问题而感到骄傲,我也会更好地了解我们是谁。如果它获得通过,将不会有街上喧闹的庆祝活动,只会有一种安静的认可,即我们将会员资格的大门开得更大了一些。我希望那些投反对票的人等着看它对教会的影响。

在投票后的一个星期天,甚至可能是下一个星期天,我将和一个第一次宣誓信仰基督的人一起进入洗礼室,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把他浸入水中。教会中的一些人会松一口气,因为他们看到我们并没有放弃让信徒成为门徒的方式,我们仍然像以往一样,用浸礼的方式为信徒施洗。其他人会松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我们这样做真的是为了“成全一切的义”(就像我们的浸礼上面说的那样),而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会员的要求。

虽然我不指望在服务结束时会有大量的人前来,但可能会有一些在我们监督了多年的人现在想成为会员。我想我们可能会惊讶于他们的身份,以及我们已经把他们视为“家人”的程度。假设我们在一天结束的时候说,“哦,这就是‘开放会员’的意思”?

“嗯。这还不算太糟。”

去过那里,做过吗?

在里士满第一浸信会,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洗礼和教会成员资格的问题,对此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整部新约都是为了说服人们外邦人和犹太人都可以成为基督徒,遵守摩西律法并不是得救的必要条件,你不需要受割礼才能加入教会。这次谈话也不例外。事实上,再看一下使徒行传第15章的这段话,教会在纠结想要加入教会的外邦人是否必须受割礼的问题。用“执事”来代替使徒和长老,用“其他教派的基督徒”来代替外邦人,用“浸入式的信徒洗礼”来代替割礼,你就会对我们的执事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所做的事情有一个很好的了解。

耶路撒冷议会

1有几个人从犹太下到安提阿,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所教训的规矩受割礼,就不能得救。2这使保罗和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分争辩论。于是派保罗,巴拿巴,和几个信众,为这事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3.教会打发他们去。他们经过腓尼基和撒玛利亚,就述说外邦人归主的事。弟兄们听了这话,都很高兴。4他们到了耶路撒冷,教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将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都告诉他们。

5有几个属法利赛的信徒、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受割礼、叫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

6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7商量多了,彼得就起来,对他们说,弟兄们,你们知道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听福音的道,并且信。8知道人心的神,将圣灵赐给他们,就显明他接纳他们,正如赐给我们一样。9因为他借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10现在你们为甚么试探神,把我们和我们列祖所不能负的轭,加在门徒的颈项上呢。11不!我们相信我们得救,是因我们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

12全会众都静默,听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藉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13他们说完了,雅各就大声说,弟兄们,请听我说。14西门已经告诉我们,神起初怎样顾惜外邦人,从他们中间拣选百姓归自己。15先知的话也与此一致,如经上所记:
16“‘过了这事,我就回来
重建大卫倒塌的帐篷。
我要重建它的废墟,
我必使它恢复,
17好叫馀剩的人寻求耶和华,
和所有奉我名的外邦人,
行这事的耶和华说。
18这是众所周知的。

19所以我的意见是,不可为难那归向神的外邦人。20.我们要写信告诉他们,叫他们禁戒偶像的食物,禁戒奸淫,禁戒勒死的牲畜,禁戒血。21因为从古时起,摩西的福音在各城流传,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

比较保罗的版本是很有趣的加拉太书2:1-10路加在使徒行传第15章给我们的版本。保罗一直在向外邦人传福音,他亲眼看到他们会成为多么了不起的基督徒(提多是“证据A”),要求他们按照摩西的律法受割礼的想法是非常无礼的。在罗马人2:29他断言,既然基督已经来了,唯一重要的割礼就是“心的割礼”。

我不知道彼得、保罗和詹姆斯会对我们说些什么。他们会要求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加入浸礼吗?或者他们会像彼得那样说:“不!我们相信,我们得救,是因我们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使徒行传15:11)。

然后才能被理解

在我最后发表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要求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在加入里士满第一浸信会时重新受洗,我试图尽可能清楚地阐明我对这种观点的理解。这不是我的立场,而是我对另一立场的理解。作为史蒂芬·柯维他建议说:“先寻求理解,然后被理解。”

所以现在,为了让大家理解,我想说明一下我的立场:

那些说信徒浸入式的洗礼是新约模式的人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新约讲的是人们第一次听说耶稣的故事。例如,在五旬节那天的那群人,从来没有得到过宣讲他们的信仰和受洗的机会。当他们遇到困难时,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大约有3000人加入了教堂。当福音席卷古代世界时,它是最字面意义上的好消息:它是好的,它是好的新闻.那么,当有人悔改并相信福音时,你会怎么做?你给他们施洗,这正是你对皈依者应该做的。

但你不应该这样对待基督徒。

如果我试着发明一种欢迎皈依教会的方式,我想我会用我们现在的方式来做,出于和我在《圣经》中提到的所有相同的原因最后发表我愿意和那个新信徒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就像约翰和耶稣站在约旦河里一样;我会要求她通过说“耶稣是主”来表达她对基督的信仰,并且用一种足够大的声音让所有人都能听到;我要按照耶稣的命令,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把她浸入水中;我要叫她在基督里得新生命,如同从死里复活,正如保罗所描述的。我认为信徒浸入式的洗礼是欢迎皈依耶稣基督教会的完美方式。

但如果我要发明一种欢迎基督徒进入教堂的方式,我可能会简单地问那个走下走道的人:你是信徒吗?是的.你接受过某种形式的洗礼吗?是的.你曾公开表示过信基督吗?是的.你恳切地寻求跟随耶稣吗?是的.欢迎来到第一浸信会!

然后我们可以在阳台上扔五彩纸屑。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以对待皈依者的方式对待基督徒。第一次公开表示信仰基督的人和多年来一直是忠实的基督徒的人是有区别的——真正的区别。我们的成员要求应该反映这一点。对于那些担心我们会抛弃圣经在这个问题上的明确教导的人,我要说,不,我们不会。当来自其他教派的基督徒想要加入教会时,圣经中并没有明确的教导。只有当一个人第一次成为基督徒时该做什么,才有明确的教导。说到这一点,我们浸礼会教徒尽量忠实于新约的模式。我们通过浸礼给信徒施洗。在过去的230年里,我们在里士满第一浸信会教堂一直是这样做的,我们也将继续这样做。

在别的教会,他们用别的方法叫门徒。我已经写过了之前的帖子,比如,长老会教徒如何通过给婴儿施洗,让他们成为门徒,尽他们所能让他们接受基督教信仰,然后,当他们长大到足以对耶稣有自己的看法时,确认他们是信徒。我们将婴儿奉献为门徒,尽我们所能让他们在基督教信仰中成长,然后,当他们长大到足以对耶稣有自己的想法时,给他们施洗,使他们成为信徒。除非我们愿意(大声说出来)说这个门徒训练的过程是无效的,那些教会不是教会,那些人不是基督徒,否则我们应该欢迎他们成为我们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也许我们甚至会感到荣幸,在他们可能选择的所有教堂中,他们选择了这个教堂。我一遍又一遍地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是,他们在这里受到了多么热烈的欢迎,他们在我们中间感受到多么强烈的基督精神,他们是多么渴望成为这个教会的一份子。你可能会认为我们会向这样的人敞开大门,而不是核对一份基督徒证书的清单,当我们发现他们没有以和我们一样的方式受洗时,我们会皱起眉头。

我最近告诉别人,当我们站在耶稣面前时,他不会问我们用了多少水或什么时候用的水。他只会问我们那天在海边问彼得的事

“你爱我吗?”

首先寻求理解

我打算写一篇不使用“但是”这个词的文章。

这并不容易,因为当我们陷入一种谈话中,一个人试图说服另一个人时,我们通常会停止倾听。我们会说:“是的,是的。我明白了。当我们可能根本没有理解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之一是“先努力去理解别人,然后再被别人理解。

所以,尽管我已经在浸礼会里待了25年了,这些浸礼会不要求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在加入时重新受洗,但我一直在试图理解为什么这个浸礼会需要重新受洗。我一直在仔细倾听持相反观点的人的意见。我试着站在他们的角度,从他们的角度看问题。在这里,我想做的是阐明我对他们的立场的理解,而不使用“但是”,也不打断我自己的宝贵意见。也许当我完成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个会告诉我我做的是对还是错。

我们开始吧…

当耶稣开始他的公开事奉时,他是通过受洗来完成的。耶稣来到约但河边,见约翰。约翰哀求耶稣说,你许我吧。我们应当这样做,以成全一切的义”(马太福音3:15)。虽然当时我们都不在那里,但我们认为约翰是用浸入的方式给耶稣施洗,把他浸在水面下,这是希腊语的意思baptizo字面意思是“浸泡”或“浸入”。在受洗时,我们遵循耶稣自己所树立的榜样;我们来到河边,谦卑地服从一种比我们自己更伟大的正义。

在他的公开工作结束时,耶稣委托他的信徒“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奉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马太福音28:19,NIV)。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受洗是成为门徒的必要条件。

彼得在五旬节对众人讲道,众人就甚伤心,对彼得和众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作什么呢。“彼得对他们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你们的罪得赦。’”(使徒行传2:37-38)。于是那领受他道的人就受了洗。那天门徒的数目约加了三千。尽管这一天在很多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它所确立的模式——忏悔之后是洗礼——却并非如此。在新约的其余部分,这就是人们如何被“加到信徒的数目中”。换句话说,这就是他们加入教会的方式。

当保罗说到洗礼时,他说这是一种象征性的方式,与基督一起死亡和复活。他写道:“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因此,我们受洗归入死,与他一同埋葬,好叫我们也得着新生,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马书6:3-4)。这种象征的唯一合适的方式是浸没,旧的自我被埋葬在水里的坟墓里,新的自我在基督里上升到新生命。

综上所述:任何想要加入耶稣基督教会的人都应该愿意以耶稣基督为榜样,他是完全沉浸在自己之中的。在大使命中,他告诉他的信徒们,要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为他们施洗,大概是浸入式洗礼,并且只有在承认信仰之后才能使他们成为门徒。彼得在五旬节那天告诉人群,他们需要忏悔并受洗——而不是反过来——这是新约其余部分所遵循的模式。信徒的浸入式洗礼是与基督同死同复活的有力象征,这显然是保罗在罗马书6:4中所想到的模式。

怎么样,朋友们:我明白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史蒂芬·柯维的同名著作

艾米丽的圣公会教徒

最近我听到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位来自另一个教派的妇女去南方的浸礼会教堂。我们叫她圣公会教徒艾米丽吧。她喜欢这个教堂,想加入,但后来她和牧师谈了谈。下面是那次对话的近似值。

—————————————–

牧师,谢谢你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多喜欢教堂!我到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受到了你们会众的热烈欢迎。我爱你敬拜的音乐和信息。我想我每一次离开这里都被这段经历所祝福。我甚至参观了一个主日学校的班级,那里的人竭尽所能让我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所以,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加入了,我只是想知道我该怎么做。

太好了,艾米丽!说到加入,没有什么比这更容易的了。如果你能在礼拜结束时上前,当我发出邀请时,我可以把你介绍给会众,他们会举手“投票给你”,然后,尽快,我们就可以安排你的洗礼了。

我的洗礼吗?

正确的。

但我已经受洗了。

有你吗?

是的。当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

哦,对了。你是圣公会教徒。在浸礼会传统中,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洗礼。希腊语中的意思是施洗字面意思是“浸泡”或“浸入”。他们在新约里就是这么做的我们也是这么做的。我们通过浸礼给信徒施洗。所以,(微笑)让我们尽快把它列入日程表。你是个信徒,对吧,艾米丽?

当然可以。我已经信教三十年了。

太好了,那无论你什么时候结婚,我都期待着欢迎你。

嗯,牧师吗?

是吗?

你是说我的洗礼不算吗?

不,一点也不,艾米丽!我相信这对你父母和教会都很有意义。但是,你并没有选择受洗,按照浸礼会的传统,我们认为你需要对耶稣做出自己的决定。

但我做了让我对耶稣有自己的想法。我十二岁时受坚信礼。我站在教堂前接受洗礼,宣示我对主耶稣的信仰。没人逼我这么做。

太棒了,艾米丽。它真的是。当你受洗的时候你还有机会再次表达你的信仰。我们这里就是这么做的:你站在洗礼室里,我问你是否愿意跟随耶稣。你说"是"然后我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把你浸入水中。

我不想争辩,牧师,但这听起来就像你成为基督徒后会做的事,而我不会成为基督徒。我做基督徒很多年了。听起来你的意思是那也不算数。

不,不!我说的根本不是这个!你当然是基督徒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如果你想成为浸信会的一员,你需要以浸信会的方式受洗。

为什么?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洗礼不算数?为什么我的基督徒经历不算数?我不是从一种宗教转向另一种宗教,只是从一个教堂转向另一个教堂。为什么我不能直接转移我的会员资格?

我们不是这么做的,艾米丽。我们非常重视信徒的洗礼。这是圣经的方式,如果你不愿意以圣经的方式受洗,那么....

等一下。我困惑。我在圣公会教堂成为了一名基督徒。现在我想加入浸信会。但这听起来像是你在告诉我,我必须重新成为一个基督徒,以浸礼会的方式。不仅如此,你还告诉我浸礼会的方式是"圣经"的方式,好像圣公会的方式不是。我来参加这次会议,很想加入你们的教会,但在刚才的几分钟里,你还说我的洗礼不算,说我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说我的传统是"不符合圣经的"

不,不!我根本没这么说!

嗯,我听起来也是这样(她起身准备走)。谢谢你抽出时间,牧师。我得考虑一下。但是,真的吗?我不像当初加入时那么兴奋了。事实上(她停顿了一下),我想我刚刚下了决心。

—————————————-

这就是当真实的人遇到一个成员的要求,对待他们以前的基督教经验,好像它根本没有经验。我发布这个例子,是因为它与我向其他教派的人解释里士满第一浸信会目前的会员要求时所进行的一些对话非常相似。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的基督教“不够好”,或者为什么他们的洗礼“不算数”。尽管我向他们保证根本不是那样的,但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是决定不回来了。

我仍然希望我们能来到那个地方,在那里我们欢迎来自其他教派的忠诚的基督徒,而不是要求他们重新开始。我认为有一种方式可以尊重他们的洗礼,尊重他们之前的基督教经历,然后让他们“沉浸”在浸礼会传统中。如果我们只是张开双臂欢迎她,就像她是我们在基督里的姐妹一样,谁知道爱米丽会变成什么样的浸信会信徒呢?

因为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