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酷”的基督教的危险

这是一篇来自华尔街日报由罗伯特·迪尔戴分享给我,他在约翰·钱德勒的博客上发现了这本书。这篇文章流传过一段时间,但只是因为它是一篇具有煽动性的文章,让我们认真思考基督教的未来。我不会要求你享受它,但也许我们都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吉姆

“我们怎样才能阻止石油喷涌?”这可能是大多数美国人整个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然而,对于许多福音派牧师和领袖来说,与另一种持续不断的喷涌所带来的威胁相比,泄漏的油井根本不算什么:年轻人从他们的教堂涌出,一去不复返。

作为一名27岁的福音派教徒,我理解这种担忧。我的同龄人中有许多人是在教会中长大的,他们正在对基督教建制派失去兴趣。

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教堂,特别是在他们离开家独自生活之后。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中,生活方式研究公司(Lifeway Research)确定,在18-22岁的年轻成年新教徒中,有70%不再定期去教堂。

诸如此类的统计数据在近年来引发了一种狂热,因为婴儿潮时期出生的福音派领袖们疯狂地评估他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型教堂没有在长期内努力吸引年轻人?),并急于想出一个计划,让年轻成员参与到教会的生活中来。

这个“计划”越来越多地采取了全面形象改造的形式,努力将基督教重新塑造成时髦的、反主流文化的、相关的。结果,在21世纪初,我们出现了所谓的“新兴教会”——一种对福音改革运动的后现代尝试。也许是因为“让我们重新思考一切”的想法太激进了,它很快就失败了。但它背后的动力——恢复基督教的形象并使其“酷”——依然存在。

教堂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变得酷。对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懂文化。牧师在布道时引用史蒂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的名言,或者引用Lady Gaga,或者教堂赞助放映r级电影《老无所依》(No Country For Old Men)。对另一些人来说,强调的是看起来很酷,也许是给牧师一个都市美男子的改造,穿上紧身牛仔裤,剪一个80美元的发型,或者坚持在所有印刷材料上使用时髦的环保纸张和helvetica字体。此外,你还可以选择在酒吧或夜总会举行礼拜仪式(洛杉矶的马赛克教堂就是这样的,它位于市中心,与一家名为玛雅俱乐部的夜总会相接)。

“想要酷”的基督教也表现为对科技前沿的痴迷。例如,拉斯维加斯的中央基督教堂和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的液体教堂都有在线教堂服务,人们可以在“iCampus”上进行敬拜体验。许多其他教堂现在鼓励在做礼拜期间与牧师发短信、推特和iPhone互动。

但是让基督教流行起来的最流行的——也可以说是最不合适的——方法之一是让它令人震惊。要吸引年轻一代,还有什么比挑战极限、去原教旨主义者从未去过的地方更好的方法呢?

性是一种常用的震慑策略。像《性神》(罗伯·贝尔著)和《真实的性》(劳伦·温纳著)这样的福音派著作如今已是司空见惯。与此同时,许多教堂正在寻找创造性的方法,利用性为主题的营销噱头来吸引人们进入教堂。

佐治亚州卡特斯维尔市的橡树叶教堂创建了一个网站yourgreatsexlife.com以激起年轻探索者的兴趣。佛罗里达州的弗拉明戈路教堂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匿名的告解室(IveScrewedUp.com),并推出了一个名为MyNakedPastor.com视频中有一个全天候的网络摄像头,记录了牧师特洛伊·格兰林(Troy Gramling)五周的生活。还有西雅图火星山教堂的Mark Driscoll,他在网上发布问答视频,回答教堂里人们的问题,话题包括“圣经中的口交”和“取悦你的配偶”。

但这些噱头真的能让年轻人回到教堂吗?这就是人们来教堂的真正目的吗?也许性布道和独立摇滚崇拜音乐确实有助于让人们进门,甚至可能赢得新的皈依者。但他们要皈依哪种基督教呢?

大卫·威尔斯在他的书《成为新教徒的勇气》中写道:“重生的、营销的教会算计到,除非它做出深刻的、认真的文化适应,否则它就会破产,尤其是在年轻一代中。它没有仔细考虑的是,它很可能会让自己与上帝脱离关系。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补充道,“年轻一代对尖端科技的印象不那么深刻,他们经常能看穿光鲜亮丽的东西,而且他们一直在接受足以让他们恶心的营销,他们可能会远离这些如此相关的教堂,也可能会走进它们。”

如果福音派基督教领袖认为“酷的基督教”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作为一个20多岁的人,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在教堂里,我们想要的不是酷,而是真实。

如果我们以某种严肃的方式对基督教感兴趣,那并不是因为它简单、时髦或流行。这是因为耶稣本身是有吸引力的,他说的话听起来是真的。这是因为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完全是虚伪的、短暂的、自恋的、迷恋形象的、充斥着性的——而我们想要另一个世界。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想要更多相同的东西。

麦克拉肯的书《潮人基督教:教堂与酷的碰撞》(Baker Books)于本月出版。

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最近,我收到一位教会成员的电子邮件,她告诉我,在上周日8:30的礼拜仪式结束时,她对我处理2011年预算投票的方式感到非常失望。她说:“你告诉所有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我们已经投票通过了,我们只是对之前的决定表示肯定。你让我们举手表决如果我们支持预算,但如果我们反对就不举手。这让我觉得我对第一浸信会的决定没有发言权。”

我立刻回信说:“请原谅我。我被搞糊涂了。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上次季度业务会议上就预算进行了投票,我们真的不需要在周日投票。然后我低头看了看布告,上面写着:“就预算投票。“所以我让想要肯定预算的人举手,但没有给他们反对的办法。八点半的时候我搞砸了,但11点的时候我搞对了。我很抱歉。”

她给我回信说:“谢谢你的解释。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

解释当然是我搞砸了。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并不是有意剥夺她的声音;我是无意的。但她所做的正是我那天早上布道的完美例证。我说过,如果教会里有人得罪了你,你应该面对他,就像马太福音第18章第15节说的:“如果教会里有人得罪了你,就去告诉他他的错,因为只有你们两个人。如果他听你的话,你就赢回了你哥哥的心。”

我给她回信,祝贺她处理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你所做的,”我告诉她。“我得罪了你。你质问我,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听了你的话,为我的错误道歉,你也原谅了我。这正是耶稣所说的!还有,”我补充道,“我希望你已经把你哥哥赢回来了。”(微笑)

“绝对!她回答道,然后继续告诉我,她非常欣赏我的布道,但在投票之后,她没能想到其他任何事情。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做其他事情了。

我想在这里分享这个故事,因为它似乎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了如何与冒犯你的人和解。你不说话关于那个人:你说话他。你告诉他是什么惹怒了你,为什么。你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甚至可能道歉。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么你就原谅他,然后继续做其他的事情。

这难道不是比几天甚至几周都安静地生气,对冒犯的一方怀恨在心,直到你再也无法忍受他的存在更好的方法吗?耶稣明白:当你的兄弟得罪你的时候,如果你不去找他,如果你不告诉他他的错误,给他一个道歉的机会,那么你就会失去你的兄弟——不是因为他对你的感情,而是因为你对他的感情。

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但这些天我需要所有能得到的兄弟姐妹,因此我很感激我的一个姐妹勇敢地写信告诉我我的错误。听到这样的话不容易,但相信我,总比听不到好。

我从一月查经学到的东西

我们在第一浸信会的季度业务会议缩短了一月查经课的最后一期。在会议结束时,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总结保罗给加拉太书的信,没有机会问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这一个:

“如果注释弄清一段文字的意思是“彼时彼处”,以及诠释学在这封信中保罗想对加拉太人说什么,这封信现在又对我们说了什么?”

保罗在加拉太向外邦人传福音,告诉他们只要信耶稣,他们就可以得救。后来一些犹太基督徒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真的想得救,就必须接受割礼,并开始遵守摩西的律法。《加拉太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保罗对这种异端观念的愤怒回应,当我说“愤怒”时,我是认真的。《新国际版》在5章12节委婉地说:“至于那些煽动者,我希望他们能坚持到底,把自己阉割掉!”

查一下。

为什么保罗如此愤怒?因为他对加拉太人说:“耶稣=救恩”,现在又有人对他们说:“耶稣+割礼+遵守律法=救恩。”正如我的兄弟斯科特曾经说过的:“耶稣+任何东西=异端”,当涉及到拯救。

我哥哥保罗会同意的。

在我为今年的圣经学习做准备时,我阅读了的理由作者是英国达勒姆的前主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新约学者之一。这本书的一部分是对加拉太书的细心注释,赖特在其中为保罗争论的理由使我们成为“神真正的家”的一员,而我们成为这个家的成员,不是因为受割礼或遵守律法,而是因为我们对耶稣基督的信实和对他的信心。

这个词会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你可以想象得到。我们为谁可以成为里士满第一浸信会教徒的问题纠结了两年。最后我们决定,如果你通过对耶稣基督的忠诚和对他的信仰而成为“上帝真正家庭”的一员,那么你也可以成为第一浸信会家庭的一员,即使你来自另一个基督教传统,即使你没有沉浸其中。我们一致认为浸入式洗礼是一种美丽而强大的象征它救不了你。

只有耶稣能做到。

这是诠释学.这就是圣经中“此时此地”的意思这并不容易(第一浸信会的任何成员都会证明这一点),但它很重要。我愿意认为,我们最后所做的决定仅仅是因为我们(外邦人)知道被欢迎进入神真正的家是什么感觉,我们知道我们被欢迎不是因为我们受了割礼,也不是因为我们忠实地遵守律法,而是因为神的良善和恩典。

作为他的孩子,我们希望越来越像他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