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酷”的基督教的危险

这是一篇来自《华尔街日报》由罗伯特·迪尔戴分享给我,他在约翰·钱德勒的博客上找到了这本书。这篇文章流传了一些,但只是因为它是一篇具有挑衅性的文章,让我们认真思考基督教的未来。我不会要求你享受它,但也许我们都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吉姆

“我们怎样才能阻止漏油?”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整个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然而,对于许多福音派牧师和领袖来说,与正在发生的另一种类型的井喷所构成的威胁相比,泄漏的油井根本不算什么:年轻人从他们的教堂涌出,一去不复返。

作为一名27岁的福音派教徒,我理解这种担忧。我的同龄人中有许多人是在教会中长大的,他们对基督教建制派失去了兴趣。

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教会,尤其是在他们离开家独自生活之后。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中,生命之路研究公司(Lifeway Research)确定,在18-22岁的年轻新教徒成年人中,70%不再定期去教堂。

近年来,这样的统计数据引发了一种狂热,婴儿潮时期出生的福音派领袖们疯狂地评估他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型教堂不能长期吸引年轻人?),并努力想出一个计划,让年轻成员参与教会的生活。

这个“计划”越来越多地采取了全面形象改革的形式,努力将基督教重新塑造为时尚、反主流文化、相关的形象。结果,在21世纪初,我们出现了所谓的“新兴教会”——一种对福音派改革运动的后现代尝试。也许是因为它太过激进,“让我们重新思考一切”,它很快就失败了。但是它背后的动力——恢复基督教的形象,让它变得“酷”——仍然存在。

教堂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变得很酷。对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努力表现得更有文化底蕴。牧师在布道时引用斯蒂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的话,或者引用Lady Gaga,或者教堂赞助放映r级电影《老无所依》(No Country For Old Men)。对另一些人来说,重点是要看起来很酷,也许是给牧师做个都市型男改造,穿紧身牛仔裤,剪个80美元的发型,或者坚持在所有印刷材料上使用时髦的环保纸张和helvetica字体。此外,你还可以选择在酒吧或夜总会举行礼拜仪式(洛杉矶的马赛克教堂就是这样,它位于市中心,与一家名为玛雅俱乐部的夜总会会合)。

“想要酷”的基督教还表现为对技术前沿的痴迷。例如,拉斯维加斯的中央基督教会(Central Christian)和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New Brunswick)的液体教会(Liquid Church)等教会都有在线教会服务,人们可以在“iCampus”上进行礼拜体验。其他许多教堂现在鼓励在做礼拜期间用短信、推特和iPhone与牧师互动。

但是最流行的——也可以说是最不合适的——使基督教流行起来的方法之一是使它令人震惊。还有什么比挑战极限、走原教旨主义者从未走过的路更能吸引年轻一代的呢?

性是一种流行的震惊策略。福音派作家所著的《性之神》(罗伯·贝尔著)和《真实的性》(劳伦·温纳著)在这些日子里是意料之中的。与此同时,许多教堂正在寻找创造性的方法,利用性主题的营销噱头来吸引人们进入教堂。

乔治亚州卡特斯维尔的橡树叶教堂创建了一个网站yourgreatsexlife.com为了激起年轻求职者的兴趣。佛罗里达州的火烈鸟路教堂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匿名忏悔室(IveScrewedUp.com),并推出了一个名为MyNakedPastor.com,视频中有一个全天候的网络摄像头,展示了牧师特洛伊·格拉姆林(Troy Gramling)五周的生活。西雅图火星山教堂的马克·德里斯科尔(Mark Driscoll)在网上发布了问答视频,回答教堂里人们提出的问题,话题包括“圣经中的口交”和“取悦你的配偶”。

但这些噱头真的能让年轻人回到教堂吗?这就是人们来教堂的真正目的吗?也许性布道和独立摇滚崇拜音乐确实有助于吸引人们,甚至可能赢得新的皈依者。但他们皈依的是哪种基督教呢?

大卫·威尔斯在他的书《成为新教徒的勇气》中写道:“重生的营销教会认为,除非它进行深刻而认真的文化适应,否则它将会破产,尤其是在年轻一代中。它没有仔细考虑的是,它很可能会使自己与上帝断绝关系。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补充说,“年轻一代对尖端技术不太感兴趣,他们经常能看穿那些浮华浮华的东西,他们受到了足够多让他们恶心的营销,他们很可能会离开这些如此相关的教堂,也可能会走进它们。”

如果福音派基督教领袖认为“酷基督教”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我可以自信地说,当我们谈到教堂时,我们想要的不是酷,而是真实。

如果我们以某种严肃的方式对基督教感兴趣,那并不是因为它简单、时髦或流行。这是因为耶稣本身很有吸引力,他说的话听起来很真实。这是因为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完全是虚假的、短暂的、自恋的、迷恋形象的、充斥着性的——而我们想要另一种选择。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想要更多相同的东西。

麦克拉肯的书《潮人基督教:教会与酷的碰撞》(Baker Books)本月出版。

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最近,我收到一位教会成员的电子邮件,她告诉我,在上周日8:30的礼拜仪式结束时,她对我处理2011年预算投票的方式感到非常失望。她说:“你告诉所有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我们已经投票表决过了,我们只是对之前的决定表示肯定。如果我们支持预算,你要求举手表决,但如果我们反对,你不要求举手表决。这让我觉得我在第一浸礼会的决定中没有发言权。”

我马上回信说:“请原谅我。我很困惑。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上次季度业务会议上就预算进行了投票,我们真的不需要在周日投票。然后我低头看了看公告,上面写着:“对预算进行投票。他说,所以我让那些想肯定预算但没有给他们反对的方法的人举手。我在八点半的时候把事情搞砸了,但在十一点的时候搞定了。我很抱歉。”

她给我回信说:“谢谢你的解释。这是个很好的解释。”

解释当然是我搞砸了。我犯了个错误。我并不是故意剥夺她的声音;我是无意的。但她所做的一切完美地诠释了我那天早上所讲的布道。我曾经说过,如果教会里有人得罪了你,你应该面对他,就像马太福音18:15所说的:“如果教会里还有人得罪了你,就去找他,告诉他他的错,因为只有你们两个人。”如果他听你的话,你就把你哥哥赢回来了。”

我给她写了回信,祝贺她处理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你所做的,”我告诉她。“我得罪了你。你质问我,让我意识到我做了什么。我听了你的话,为我的错误道歉,你也原谅了我。这正是耶稣所说的!而且,”我补充道,“我希望你把你哥哥赢回来了。”(微笑)

“绝对!她回答道,接着又告诉我,她非常感谢我的布道,但投票之后,她无法思考其他事情。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就可以自由地转向其他事情了。

我想在这里分享这个故事,因为它似乎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了如何与冒犯你的人和平相处。你不说话关于那个人:你说话他。你告诉他是什么冒犯了你,为什么。你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甚至是道歉。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你就原谅他,继续做其他的事情。

这难道不是一个更好的方式,比安静地愤怒几天甚至几周,对冒犯的一方怀恨在心,直到你再也无法忍受他的样子更好吗?耶稣明白:如果你的兄弟得罪了你,你不去找他,不告诉他的错,不给他道歉的机会,你就会失去你的兄弟——不是因为他对你的感情,而是因为你对他的感情。

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但这些天我需要所有能得到的兄弟姐妹,因此我很感激我的一个姐妹勇敢地写信给我,告诉我我的错误。听到这样的事情并不容易,但相信我,总比听不到要好得多。

我从一月圣经学习中学到的

我们在第一浸信会的季度业务会议打断了一月份的最后一期圣经学习。在会议结束时,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总结保罗给加拉太人的信,没有机会问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这一个:

“如果注释搞清楚一条短信的意思是"彼时彼地"吗诠释学用的是“此时此地”的意思,那么保罗在这封信里想对加拉太人说什么?这封信现在对我们说了什么?”

“彼时彼地”的信息很清楚:保罗向加拉太的外邦人传讲了恩典的福音,告诉他们只要相信耶稣就能得救。后来一些犹太基督徒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真的想得救,他们就需要受割礼,并开始遵守摩西的律法。加拉太书的大部分内容是保罗对这种异端观念的愤怒反应,当我说“愤怒”时,我是认真的。新国际版在5:12温和地说:“至于那些煽动的人,我希望他们能坚持到底,把自己阉了!”

查一下。

为什么保罗如此愤怒?因为他告诉加拉太人“耶稣=救恩”,而现在又有人告诉他们“耶稣+割礼+遵守律法=救恩”。正如我哥哥斯科特曾经说过的:“耶稣+任何东西=异端”,当涉及到救赎。

我哥哥保罗会同意的。

在为今年的圣经学习做准备时,我读了的理由作者是英国达勒姆前主教、世界上最著名的新约学者之一n·t·赖特。书中有一部分是对加拉太书的仔细注释,赖特在其中为保罗辩护的理由使我们成为“神真正的家”的一员,这种成员身份不是通过割礼或遵守律法,而是通过对耶稣基督的忠诚和对他的信心。

这个词会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你可以想象。两年来,我们一直在为谁能成为里士满第一浸信会的一员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最后,我们决定,如果你通过对耶稣基督的忠诚和对他的信仰成为“上帝真正家庭”的一员,那么你也可以成为第一浸信会家庭的一员,即使你来自其他基督教传统,即使你没有沉浸。我们一致认为洗礼是一种美丽而强大的洗礼象征救赎,却救不了你。

只有耶稣能做到。

这是诠释学.这就是圣经中“此时此地”的意思。这并不容易(任何第一浸信会的成员都会证明这一点),但这很重要。我想,我们最终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因为我们(外邦人)知道被接纳进入神真正的家是什么感觉,我们知道我们被接纳,不是因为我们受了割礼,也不是因为我们忠实地遵守律法,而是因为神是良善和恩典的。

作为他的孩子,我们希望越来越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