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祷文的缩写?

几年前,我学过一种叫做“耶稣祷文”的东西,是这样的:

耶稣基督,
上帝之子,
可怜可怜我吧
一个罪人。

我在一本叫梧桐树的梳妆台,加勒特·凯泽在其中一章讲述了一个男人一直低声念诵耶稣祷文的故事。这名男子可能来自东正教传统,在那里,祷告经常作为个人苦行实践的一部分不断重复。虽然它从未被罗马天主教徒广泛接受,但它让我想起了你在那个传统中经常听到的“万福玛利亚”:

万福玛利亚,满受圣宠,
耶和华与你同在。
你在妇女中受赞颂,
你所怀的子耶稣,是应当称颂的。

《万福玛利亚》的结尾是这样的:

圣母玛利亚,天主之母,为我们罪人祈祷吧,
现在和我们死的时候阿们。

是那句关于“我们死亡的时刻”的台词让我思考。

假设耶稣的祷告是一些人不停地喃喃自语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死期何时到来,他们试图做好准备。难道你不想这样想吗?在那个时候,这些话就在你的唇上,这样当你抬起头,看到18轮大篷车在州际公路上径直向你驶来时,你会继续说(虽然更紧迫一点):“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可怜我这个罪人吧!”那不是可以让你免费进入天堂了吗?

所以,这就是我今天在想的:也许有些人已经练习这个祷告很多年了,试图让它成为他们生活中固定的一部分,以至于这将是他们临终前说的第一句话。我在想,有时候(例如,当他们被巨大的噪音吓到时),他们可能会本能地喊出祈祷文的第一部分,他们可能会吓得忘记说剩下的部分。他们的孩子长大后可能会认为,当你差点被卡车撞到的时候,你会说:“上帝啊!——而不知道祷告中还有更多的内容。所以,下次我听到有人喊耶稣祷文的第一部分时,我就会悄悄地为他完成它:

耶稣基督,
上帝之子,
可怜可怜吧
可怜的罪人。

哥白尼革命

这是我在2月20日星期日门徒活动结束时的结语。这个周末的主题是“中心舞台”,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基督——而不是你——占据了中心舞台,你的生活将会有什么不同。这让我想起了我在和人们谈论信仰时用过的一个例子。我塑造了它,并在那天早上的敬拜中分享它。我想在这里与你们分享。感谢阅读。吉姆

————————————————–

我曾经接待过一个男人,他告诉我他的妻子要离开他,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长得英俊,事业有成,经常去教堂,似乎对妻子和孩子很忠诚。但现在她要离开他了,他想知道原因。“再给我讲讲。”我说。他照做了。他说着说着,我清楚地认识到,在他的个人太阳系里,他的妻子只是绕着他旋转的一颗行星。他的信仰,他的事业,他的政治抱负,他在湖边的新房子,他的哈雷-戴维森摩托车……所有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也很重要,但只是因为它们使他的生活更丰富、更好。他终于不说话了,问我怎么想。我问他是否听说过尼古拉斯·哥白尼。

哥白尼是16岁th世纪波兰数学家。是他提出了地球绕着太阳转而不是地球绕着太阳转的观点。他多年前就有了这个想法,但经过多年的数学证明,他才确信这是真的。我想象着他在书房里工作,解出一个又长又复杂的数学方程,然后写下结果。然后我想象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后院,抬头望着太阳——几乎是真的——感觉地球在他脚下转动,感觉天空在翻滚,当他想象自己站在一颗行星的表面上时,它正以每小时600英里的速度绕着太阳在太空中疾驰。这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想法,他直到去世那年才公布调查结果。

他的书立即被教会禁了。因为《圣经》中说得很清楚,太阳绕着地球转。它被禁止是因为,如果哥白尼是对的,地球将不再是宇宙的中心,我们也不会。那天来找我的这个人不得不接受的是,他也不是宇宙的中心。我向他提出挑战,让他把上帝放在那个位置上,在上帝周围走上他应有的轨道,而不是相反。我向他保证,只要他这样做,他就会发现他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也会走上正轨。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很难想象。

“皈依”的希腊词之一就是这个词epistrephein,意思是转身,但另一个词是metanoia,意思是改变主意。我认为这就是希腊词所指的事情:思想的彻底改变,它完全重新定位你和你的思维方式。哥白尼革命之所以被称为哥白尼革命,是因为它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宇宙、世界和自己的看法。他们不再处于中心位置。皈依只是一种置换现象。如果你把上帝放在你个人世界的中心,那么你就不能再占据这个位置。你必须绕着上帝走正确的轨道。但我相信,如果你做了其他事情,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就像它应该的那样。不过,你不必相信我的话。你可以自己试试。

只有那时你才会知道这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