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披露

在周日布道的结尾,关于耶稣净化麻风病人的那篇,我提到了我十年级的年鉴照片。有几个人要求看这篇讲道,虽然我很不愿意把它发布出来(我把它保存在“哎呀!”的文件名下),但这里有它,还有讲道的最后几段。是温柔的。

—————————-

上周,我在西弗吉尼亚州赛斯市谢尔曼高中的一些老同学在Facebook上联系了我。他们很高兴找到我。他们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对我非常非常好。但当我浏览他们在那个网站上发布的一些年鉴照片时,我开始意识到为什么他们没有收到我的消息:在谢尔曼的那两年是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年。

我的父亲,就像我告诉过你的,是一个传教士,在那个县的极度贫困的人,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传教士的孩子。我们住在一个没有自来水和室内管道的房子里,这意味着我大部分时间去上学时看起来有点皱巴巴,闻起来有点……没洗过。我还是个小孩子!我提前一年上高中,直到两年后才迎来了快速成长。我大约五英尺二英寸,牙齿似乎对我的嘴来说太大了,还有我一生中最糟糕的发型。当我翻看那些年鉴照片时,我想起了那些高大、英俊、自信的男孩和那些漂亮、外向、咯咯笑的女孩,突然间我就出现了,看起来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当摄影师拍照时,我试图把脸藏在我弯曲的刘海下。

当我仔细看时,我几乎能看到那双眼睛里的痛苦。

但我想我不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一个在高中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事实上,你们中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家里的墙上没有你们的年鉴照片。那些脆弱的岁月,让我们觉得如此温柔;一句刻薄的话就能伤到我们的痛处。麻风病人对耶稣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让我干净”,也许他真正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我从社会的弃儿中拯救出来,你可以把我带进社区,你可以帮我找到一个地方。”耶稣说"我愿意"然后他伸手去摸麻风病人。谁知道有多久没有人主动提出这样做了?但就在那一刻,在那个行动中,他的麻风病被治愈了。他被洁净了。耶稣叫他不要说,但他就是忍不住。

这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事情。

想想那些人,不仅在高中,而且在每个教堂,他们都很难融入,他们几乎害怕去主日学校上课,因为那里每个人都认识,而且没有空位。想想看,有些人第一次走上这座教堂前的台阶是多么困难,不知道他们会受到欢迎还是会被拒之门外。想想那些在生活中失败的人,那些失业的人,那些离婚的人;那些生活艰难,需要一个家的人;那些被推到社会边缘的人,因为他们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变得“不洁”。在福音书的第一章里,我认为马可非常慎重地向我们展示了三种不同的东西,它们在神的国度里是没有位置的:1)邪恶,2)疾病,3)排斥。耶稣站出来反对这一切。他把不洁的灵赶出去。21-28节),他医治有病的人。29-39节),并且他欢迎被驱逐的人(5节)。 40-45). And when he does those things God’s kingdom comes, and God’s will is done,

在地上如同在天上。

新婚之夜的祈祷

我有一本很大的学习圣经,里面有伪经虽然我们浸信会教徒不经常读圣经的这部分。这更像是天主教徒的事,因为天主教徒把这些书包括在圣经的正典中。我们吗?如果我们仔细看这些书,往往只会惊叹于你能在其中找到的奇怪的东西(并不是说在我们的经典中包含的66本书中没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找个时间看看以西结书就知道了)。但因为我可能是为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才买了那本大的研究圣经,加上大量的经外书,看起来更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它就在这儿。

但今天早上,当我读完祷告书时,我翻了翻那部分,偶然发现了这段有趣的新婚夜祷告。出自《多比特书》第8章,第4b-7节,它是在不寻常的情况下提供的。托拜厄斯想娶一个叫莎拉的女孩,明白吗?她“明智、勇敢、非常美丽”。只有一个问题:她嫁给了七个男人,每个人都死在洞房里。托比的情况不妙。但他还是向她求婚了,他是个勇敢的小伙子,当他走进洞房时,他把鱼的心脏和肝脏放在房间里发光的香余烬上。它散发出的臭味将邪灵(杀死撒拉所有丈夫的邪灵)驱赶到埃及最偏远的地方,但托拜厄斯的守护天使拉斐尔跟随并捆绑了邪灵的手脚,这样它就不会再作恶了。

现在,你可能觉得这事就该结束了,但托拜厄斯不想冒险。在他和他的新娘莎拉上床之前,他邀请她和他一起祈祷。我把祈祷文打印在下面,我认为这是每一对新人在新婚之夜都可以祈祷的事情之一,也许应该这样做,只是为了驱走邪恶的灵魂(眨眼)。

托拜厄斯一开始说:
我们列祖的神阿、你是应当称颂的。
你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直到万代。
愿诸天和一切受造之物,永远赐福与你。
你造了亚当,为他造了他的妻子夏娃
作为一个帮手和支持者。
人类是由这两者发展而来的。
你曾说:“那人独居不好;
我们可以为他造一个帮手,像他自己一样。”
我现在带着我的这个亲戚,
不是因为欲望,
但要真诚。
愿她和我得到宽恕
让我们一起变老。”
他们都说,阿们,阿们。
然后他们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们都还活着。这就是祈祷的力量吗?

淫欲与传福音

几年前我读过一本Ferrol Sams写的书叫做跟着骑士跑在书中,他描述了一个小镇理发店里的场景:“有一次,山姆·珀西先生在一个周六的早上等着理发和刮胡子。他对每一位走过街道或穿过法院广场的女性进行了详细的解剖评论。最后,一个年轻女孩出现了,山姆先生沉默了。林桑顿先生大声说:“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接着,她绘图绘色地描述了自己身体的细节。“‘该死,林,’山姆·珀西先生抱怨道,‘说话客气点。那是我女儿。哈特(Isaac Harte)用刷子在这位顾客的脖子上刷了一下,喷出了一团滑石粉。“山姆,”他轻声说,“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别人的女儿。”

这就是事实,不是吗?每个女人都是某人的女儿,某人的母亲,某人的妻子,如果你能记住这一点,这将有助于你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她。当你追求任何人——男性或女性——你就把那个人变成了一件东西,变成了欲望的对象。这让我想起了一些人传福音的方式。他们不把非基督徒视为神宝贵的儿女,而是把他们视为“有待拯救的灵魂”。这和看一个女人只看到一个身体看一个人只看到一个灵魂有什么不同吗?

我和一个准备去穆斯林国家传教的人谈论这件事。我说:“请像上帝爱他们那样爱他们。去了解他们。在他们的厨房里和他们一起切菜,注意他们是如何哄孩子睡觉的,看他们在音乐好的时候移动的方式,学习他们的笑声。如果你和他们建立了真正的关系,只是因为你想了解他们,而不是因为你试图改变他们,你会有很多机会分享你的信仰。但不要“利用”你的友谊让他们改信基督教。只要做一个基督徒朋友就行了。”

现在,这对你来说可能听起来不是很“战略”,但对我来说,这听起来更像是爱,而不是欲望。这听起来像是一种将人视为人的方式,而不仅仅是灵魂。你看,我不认为上帝把他唯一的儿子生下来是因为他喜欢灵魂;我想他把他唯一的儿子给我是因为他爱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