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H2RVA:一天325

Rodney2你曾经听过一个黑人牧师谈论他的人民所面临的挑战吗?

昨天我做了。

我和第一非洲浸信会的牧师罗德尼·沃勒共进午餐;他的执事之一布克·琼斯;还有我的两位执事,玛丽·安·德拉诺和鲍勃·帕默。我们正在谈论罗德尼在上次会议上提出的挑战——我们的两个教堂向里士满展示了真正的种族和解是什么样子的。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产生的,但罗德尼告诉我们,大多数住在贫民区的人都想离开,“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离开。”他谈到黑人试图获得成功,但由于种种原因失败了(你有没有想过,当有三个白人和一个黑人申请这份工作时,谁会得到这份工作?)然后,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失败者,他们就离开了。然后,它们自己离开,进入生存模式。然后,因为他们试图生存,他们开始出售(毒品)。然后,为了麻痹失败的痛苦,他们开始使用。

罗德尼还谈到了黑人妇女,她们的丈夫让她们独自抚养孩子,她们几乎不可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既能支付照顾孩子的费用,又能提供足够的家庭生活。他们往往会陷入社会服务的安全网,发现几乎不可能脱身。然后他们乘车去了肖特泵(虽然不是坐公交车去,因为没那么远),他们看到所有这些西伦敦人(罗德尼称他们为“西伦敦人”)拿着装满高端商品的购物袋在商场里闲逛。“他们想要那种生活,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得到,这让他们很生气。”

生气?

是的,很生气。罗德尼说,我们需要承认,社会上存在压迫黑人的结构,其中大部分可以追溯到奴隶制时期。他说:“我相信许多黑人身上都带着奴隶制的隐藏的创伤,这些创伤不断被打开,这导致了痛苦。”

你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但这是里士满第一非洲浸信会牧师相当诚实的谈话,也是开始我们两个教会之间正在进行的诚实对话的好方法。会议结束时,我们同意成立一个名为“十二人团”的执事小组,每个教会六人,他们将继续会面、交谈,并带领我们到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向里士满展示真正的种族和解是什么样子的。

我这样总结:“耶稣告诉我们要爱我们的邻居,你们就是我们的邻居,但我们不能爱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第一步,总是,是相互了解。”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我们要离开时,我说:“你知道我一直梦想什么吗?民族美食节民族美食节,如希腊节或亚美尼亚节为什么我们两个教会不能聚在一起举办一场浸信会美食节吗?”我们笑着走出去,试着想象浸信会的食物会是什么(炸鸡?甘薯派?),但用这种方式结束会议也不坏。

这让我们垂涎不止。

KOH2RVA:一天324

贫困今天的客座博主是德怀特·c·琼斯,里士满市长。他说了一些关于我们城市的贫困问题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不得不相信,他对穷人的关心部分来自他多年的牧师生涯(最近是南里士满第一浸礼会的牧师),来自多年的福音布道,在布道中,耶稣说过这样的话:“我饿了,你却不喂我。”有一点是肯定的:当天堂之国来到弗吉尼亚州里士满时,没有人需要帮助。

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工作要做。

—————————————

2011年3月,我决定兑现竞选市长时对自己做出的承诺。我们城市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居民生活贫困。近一半人口处于贫困或接近贫困状态。在一个像我们这样发展的城市,在很多方面都很繁荣,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有无限的机会,如果你是一名学生,有一个很棒的创业想法,甚至想竞选公职,例如。但是,我们的许多邻国都无法获得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第一次决定,我们不采取我们需要在这里或那里制定一个计划来尝试解决集中贫困问题的方法,我们需要一个全面的方法。贫困的根源不仅仅是一两个社会障碍,而是几十年来的政策和制度,这些政策和制度使得那些努力工作的人难以进入中产阶级,实现他们的梦想。其中许多问题早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决定、付诸实施或强加给我们了。里士满的过去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我拒绝相信,我们的历史,尽管有时令人痛苦,会阻止我们成为我知道我们可以成为的城市。

市长里士满虽然造成集中贫困的问题触及了我们城市的许多支柱,但好消息是,解决方案也是如此。当我宣布成立反贫困委员会时,这是一个对话的开始,我希望这个对话能触及我们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在委员会中有来自各个部门的代表。有商业领袖、公民和社区领袖、从城市和周边县选出的官员、生活和工作在集中贫困社区的人们、政府的代表,以及我们高等教育机构的教授。他们从各个角度研究了这个问题的根源。无论是交通、教育、住房、医疗还是创造就业机会,都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我们也可以为此做一些事情。

今年1月,我收到了这份报告,立刻派我的高级职员代表与市议员埃伦·罗伯逊(Ellen Robertson)和里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教授萨德·威廉姆森(Thad Williamson)合作,就报告的建议制定实施策略。虽然我们不可能挥舞一根魔杖,突然间让这些贫穷的小地方消失,但我们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从短期和长期来看,来降低我们的贫困率,并让里士满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随着我们进入这一努力的另一个阶段,我将以我心目中的英雄之一玛吉·沃克(Maggie L. Walker)的名字来命名我们的反贫困工作。玛吉·沃克计划将尊重她留下的社会和企业遗产。

我们的工作将受到教育、住房、经济发展和交通问题工作队的推动,这些工作队将提交详细的执行计划,以便我们为下一轮预算周期做好准备。我还任命了公民咨询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将由公民和商界领袖组成,但其中一半成员将是生活或工作在贫困社区的居民。至关重要的是,受影响最大的人必须在这一过程中发出强有力的声音。我已要求威廉姆森和罗伯逊继续共同主持这项工作。

我坚信,水涨船高,我们不可能成为最好的里士满,除非所有的里士满人都与我们同行。最近,一个当地博客问我:“社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回答说:“对我来说,社区意味着我们关心彼此。我们关心教育,即使我们的孩子没有进入学校系统。我们希望小企业成功,即使我们不是盈利的企业。我们想要一条干净、可持续的詹姆斯河,即使我们不是在急流上的人。在好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社区一起庆祝,在困难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社区一起反击。”

我不相信多年后事情还会保持原样,仅仅因为事情一直都是这样。我不相信你成长的街区会决定你的人生旅程。我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

本文原载于《里士满时报快报》。点击在这里在线阅读并访问相关链接。

KOH2RVA:一天323

溢满的苦杯中我喜欢去教堂
我喜欢去教堂。
我喜欢我们唱的快乐的歌,
我喜欢去教堂。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学会这首歌的,但我昨天从教堂回家的路上一直哼着。这是一个礼拜的美好早晨,整个礼拜都在强调祈祷,这让我想说:“阿门!”

说到祈祷……

自从五年前我开始谈论第一浸礼会的宣教教堂以来,就有一些关于宣教在哪里进行的讨论——教堂内部还是外部。有时在大楼内执行任务的人——教主日学校、与儿童唱诗班一起工作、供应周三晚上的晚餐——抱怨说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楼外的任务上——帮助无家可归者、建造仁人家园的房屋、在小学做辅导。

当然不是非此不彼,而是兼而有之,但为了让我们跳出教堂的围墙思考问题,让我们在社区里工作,我不得不让人们注意到我们使命的那一部分,教堂的反应非常热烈,以至于在我不太忠诚的时候,我开始怀疑是否还会有人留下来内部在教堂里唱赞美诗或教主日学校。

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祈祷:

主啊,我要你填满这个教堂的座位,直到满了爱你的人,爱你的人赞美你。

我要你把供物的盘子装满,直到盛满了感激涕零的礼物。

我希望你们让教室里充满渴望学习的门徒,他们在座位上身体前倾,在膝上打开圣经。

我希望走廊里挤满了人,他们互相拥抱,欢笑,每个周日都像家庭团聚一样。

我要你用爱填满他们的心,用信仰填满他们的灵魂,用真理填满他们的头脑,用你给予他们的一切美好的东西填满他们的生活,直到它溢出这座建筑,溢出这座城市的街道,渗透到周围的每一个郊区。

我要你通过你的子民倾吐自己,直到你的王国来临,你的意志实现,在里士满就像在天堂一样。

现在,这是一种解决“两者/和”问题的祈祷,并且以一种天国的方式解决它。在神的国度里从不缺少富足。我们不需要选择是在大楼里还是外面执行任务。

我们可以两者兼顾。

阿们?

KOH2RVA:一天322

2013-07-22 13.53.32

未来王国的征兆是什么?它们在里士满第一浸礼会教堂的走廊里。

我以前贴过两篇,但看看我们的公告栏上的艺术家们是怎么做的,他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教会正在进行为期一年的传教之旅,每个成员都要把天堂的王国带到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koh2rva——我们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下车来到布道场。

2013-07-22 13.51.31

2013-07-22 13.51.16

2013-07-22 13.50.17

孩子们的部

2013-07-22 13.53.15

2013-07-22 13.51.23

2013-07-22 13.53.54

2013-07-22 13.54.14

KOH2RVA是教会文化的一部分吗?它进入我们的DNA了吗?我们还在努力,但走在教堂的走廊上就会让你知道我们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2013-07-22 13.51.54

KOH2RVA:一天321

吸烟每周三,我都会去教堂的地下一层,与前来第一浸信会洗热水澡、穿干净衣服、喝咖啡、享受一点基督之爱的男男女女们交谈。我喜欢这样做,我尽量不让它太“说教”。我只是想鼓励那些过着比我们大多数人想象的更艰难生活的人们。

但这周我讲了一个几年前从教会历史学家比尔·莱纳德那里听来的故事。有一次,他去了肯塔基州的一个乡村教堂,那里甚至没有建筑:会众只是坐在外面的木凳上。比尔在一个男人旁边坐了下来,那个男人穿着一件褪了色的围兜工作服,前口袋里放着一包好彩香烟。

当牧师开始对布道的主题感兴趣时,他说:“我对这些人在星期六晚上出去玩,喝得酩酊大醉,像他们那样胡闹感到厌烦。这给我们的孩子们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那个穿着围兜工装裤的人说:“阿门,牧师!你告诉他们!”

牧师接着说:“那些年轻的女人呢?她们把裙子剪到这儿,衬衫剪到那儿,到处炫耀上帝给她们的一切。少年人怎样使行为洁净呢?”那个穿着围兜工装裤的人说:“阿门,牧师!没错!”

但是牧师接着说:“那香烟呢?那些自称基督徒的人走来走去吸着他们的烟,就像婴儿吸奶瓶一样!这种情况必须停止!”就在这时,那个穿着围嘴工装裤的男人转向比尔·莱纳德说:“那不是《圣经》,我才不听呢!说完就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我对我在社区传教会的朋友们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但它确实提出了一个问题,你听谁的。这个人说他不会去听圣经之外的东西,但他真正的意思是他不会去听他不同意的东西。你呢?你听谁的?谁在你的生活中有权威?是《圣经》吗?是你妈妈吗?是你脑子里的声音吗?

我说:“对我来说,是耶稣。我相信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相信如果我遵循他的道路,我就不会失望。所以,我读了福音书,我强调耶稣说的话,我试着按照它生活。即使我走到生命的尽头,发现耶稣把我带到了一扇上了锁的门(虽然这不会发生),我也不认为我会有任何遗憾。我相信他的方式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方式。”

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浸信会在这一年里,每个成员的传教之旅都将天堂之国带到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因为这对耶稣是如此重要,因为他在福音书中提到天国约120次,因为他教导他的门徒祈祷上帝的国度会降临,他的旨意会实现,在地上就像在天上一样。

所以,我们正在努力把天堂带到地上,这并不一定是因为我们想这样做,而是因为耶稣这样说。

你呢?你听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