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漂浮

learn-to-float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从这边挪到那边、他也必挪去。在你们没有不可能的事”(太十七:20)。

如果我要列出所有我希望耶稣从未说过的话,这句话肯定会在上面。不是因为它有多坏,或者有多难,而是因为它让人们把信仰当成一种数量或多或少都可以拥有。通常人们认为他们拥有的更少,希望他们拥有的更多。如果他们有更多,他们可以移动山脉,对吧?

有时需要移山。

在路加福音17章,门徒求耶稣说:“加增我们的信心!但他在那里对他们说的,基本上就是他在这里对他们说的:“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那么大,就是对这棵桑树说:‘你要拔出来栽在海里’,它也必听从你们。”我不知道我以前是否听过这种说法,但当我这次读到这段话时,听起来好像耶稣在说:“增加你的信心?你不需要更多的信仰。你只需要一点点。不,这不是关于拥有更多的信仰,而是关于把你的信仰放在正确的地方,或者更具体地说,在正确的人身上。”

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内容。

在一本叫做基督教的核心新约学者马库斯·博格用了一整章的篇幅来讨论信仰。他声称,在西方基督教中,信仰已经意味着持有一套“信仰”,或“相信”一套陈述是正确的。对大多数人来说,成为基督徒意味着相信上帝的存在,相信圣经是上帝的启示,相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他为我们的罪而死。

博格(在北达科他州的路德教会长大)承认,“对一些基督徒来说,这个清单会更长:相信圣经是上帝无误的话语;相信创世纪而不是进化论;相信耶稣是童女所生,曾在水上行走,曾叫死人复活,自己也肉身从死里复活,总有一天会再来。有时信仰变得非常具体,博格写道:相信婴儿洗礼而不是成人洗礼(反之亦然);相信“被提”;相信(或不相信)炼狱。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正如你可能亲身经历过的,相信“正确的事”对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但问题是:

所有这些对信仰的强调会很快把信仰变成头脑而不是心灵的问题。马库斯·博格会坚持发生得相当快。

在中世纪这个词正统意思是“正确的崇拜”(事实上,这是这个词的字面意思)。但在新教改革期间,它的意思是“正确的信仰”,部分原因是所有那些浸礼会教徒、卫理公会教徒和长老会教徒仍在寻找他们所信仰的东西。我们应该给婴儿还是成人施洗?圣餐是圣礼还是法令?

还有另一件事,启蒙运动,改变了我们理解真理的方式。在中世纪,没有人质疑约拿和鲸的故事。这是《圣经》里写的,当然是真的!但是在启蒙运动时期,人们开始问:真的有一条鱼大到能吞下一个人吗?一个人在它肚子里躺了三天真的能活下去吗?唯一有价值的真理是那些可以被科学证实的真理;换句话说,真理被替换为事实(这是一个小得多的词)。

因此,在经历了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折磨之后,信仰已经意味着相信正确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相信它们,即使它们没有科学证明。但事情并非总是如此。马库斯·博格帮助我们回顾了中世纪,以及四个不同的拉丁词信仰

1.首先是assensus,英语单词就是由此而来同意它的意思和你所期望的差不多:对一个主张或命题给予智力上的同意,也就是说,相信它是真的。与这种信仰相对的是较温和形式的“怀疑”和较强烈形式的“怀疑”。例如:你可能会从怀疑一条鱼能吞下一个人到完全不相信。马库斯·博格说,当他十几岁的时候,他有过这样的疑惑,他祷告说:“主啊,我信。帮助我的不信!”从那以后,他一直在想:“这真的是上帝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的吗:我们在智力上同意一长串神学命题?”我们的头脑,而不是我们的心?”他还指出,你可以相信所有正确的事情,但仍然是在束缚中,仍然是痛苦的,仍然是不变的assensus没有太多的改变力量。然而,有些事情我们可以而且应该肯定。成为基督徒至少意味着a)肯定上帝的存在,b)耶稣的绝对中心地位,c)圣经的中心地位。

2.信仰的第二个拉丁词是fiducia在英国,fiduciary是最接近的同义词,这个词对在场的银行家和律师来说可能有一定的意义,但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更好的说法应该是信任也就是所谓的“彻底信任”。正如索伦·克尔凯郭尔可能会说的那样,Fiducia就像漂浮在上帝恩典的海洋中。”博格说,有一次,当他的妻子在主日学校教一个成人班级时,她问有没有人试过教孩子游泳。有几只手举了起来。她问:“最难的是什么?”他们都同意:让孩子放松和漂浮,相信水的浮力。Fiducia就是学习信靠神的力量,与这种信心相反的不是怀疑,而是焦虑或忧虑。在加利利海有风暴的时候,他们害怕他们的船要沉。耶稣对门徒说,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怕呢?你的信心在哪里?”几章之后,他说,“上帝既然给野地的草穿上这样的衣服,你们这小信的人,岂不也给你们穿上吗?”在这两个例子中,他都在谈论信仰fiducia:完全信任。

3.第三个拉丁单词是fidelitas它可以翻译为忠诚或信实,具体来说,是我们对上帝的忠诚。这意味着忠诚在婚姻中的作用——对上帝忠诚,就像你对配偶忠诚一样。这种信仰的反面不是怀疑或不信,而是不忠或奸淫。圣经中另一个描述这种不忠的词是偶像崇拜——把一个人的最终忠诚和忠诚献给神以外的东西。博格说:“作为偶像崇拜的反面,(这种)信仰意味着忠于上帝,而不是那些向我们展示自己的潜在神。基督徒的信仰意味着忠诚于主耶稣,而不是那些诱惑我们生命的潜在主人,无论是国家、财富、成就、家庭或欲望。”

4.第四个拉丁词是信仰矢量绘图软件,这个很吸引人。你可能猜到了,矢量绘图软件是一种看待“整体”的方式,一种看待“是什么”的方式。有三种方式来看待它。

a.一种是把现实看作本质上是敌对的,就好像每个人、每件事都真的想要对付你。几个世纪以来,有一些流行的基督教以这种方式看待现实,似乎上帝亲自来找我们,除非我们做出正确的牺牲,或做正确的祈祷,或做正确的事情,否则上帝就会来。

b.从第二种角度来看,事实的确如此本质上是无关紧要的.持这种观点的人可能会说:“宇宙是由物质和能量的旋转力场组成的,但它既不敌视我们的生活和梦想,也不支持我们的梦想。”如果上帝是创造这一切的人,他早就停止干预,甚至不再关心。如果你以这种方式看待现实,你可能不会像另一种观点那样有防御性,但你可能会变得相当自私,只关心自己和你爱的人,因为显然其他人都不是。

c.第三种看待现实的方式是这样的基本上是滋养和赋予生命的.它使我们和其他一切事物得以存在。它充满了奇迹和美丽。它爱我们,关心我们。这就是耶稣所说的:“你们看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花。”上帝养活他们。上帝给他们穿上衣服。上帝赐生命之雨给义人和不义的人。

你能看出信仰的不同吗矢量绘图软件能在你的生活中赚多少钱?把现实看作本质上是敌对的、本质上是冷漠的,还是本质上是滋养和赋予生命的,会有什么不同呢?最后一种看待现实的方式会导致我们之前谈到的彻底信任。正如博格所说,“它引领我们在耶稣和圣徒身上看到的那种生活,已知的和未知的。或者,用保罗的话来说,它会带来自由、快乐、和平和爱的生活。”

这就是:四个代表信仰的拉丁词——Assensus, fiducia, fidelitas,矢量绘图软件你可能已经注意到除了第一个都是关系词。Fiducia描述一种完全信任的关系。Fidelitas描述了爱与忠诚的关系。矢量绘图软件描述了一种给予生命的养育关系。Assensus是唯一能让我们在理智上同意一系列神学命题的理论,正如我所说,这很重要。

但这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耶稣说、你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从这边挪到那边、他也必挪去。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试着增加我们的信心。我们试着多相信,少怀疑。我们试着去相信那些,坦率地说,难以置信的事情。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有些山需要被移走。

但如果耶稣不是这个意思呢?

如果他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更多的信仰。你只需要一点点。不,这不是关于拥有更多的信仰,而是关于把你的信仰放在正确的地方,或者更具体地说,在正确的人身上。”因为事实是这样的:那颗小小的“芥菜籽”在福音书中只出现过五次。它两次提到信心,比如,“如果你有芥菜种那么大的信心。”但耶稣在其他三次使用这个词时,他谈到如果把这个小种子种在地里,它会变成巨大的灌木,甚至是一棵树,天上的飞鸟可以在上面筑巢。换句话说,芥菜种子很小,但如果你把它种在地里,它就会长大。但如果你把它放在密封袋里,然后埋在放袜子的抽屉里呢?

芥菜籽的大小会一直保持不变。

如果耶稣试图告诉我们:我们不需要很多的信心,我们只需要最微小的一点。但是我们需要把我们的信仰放在正确的地方——不是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信仰能力——而是上帝,那个给我们生命并养育它的人,那个像忠诚的配偶一样爱我们的人,那个我们可以完全信任的人,是的,那个能够而且确实移动大山的人。让我们把信心的芥菜种撒在他身上;让我们照料它,滋养它;让我们用敬拜、学习、服事和祷告浇灌它;

然后看着它成长。

我一直在想马库斯·博格(Marcus Borg)的妻子教她的儿子游泳,在他在水里挣扎和挣扎时帮助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要放松。然后我想象他终于听她的,听她的,服从她的——在水面上伸展身体,就像你在一张超大床上伸展身体一样,感觉它在他下面,把他举起来,抱着他,就像他母亲的双臂在他下面,支撑着他一样。我几乎能听到他意识到自己能浮起来时惊奇地喘气的声音,我几乎能看到他闭着眼睛躺在水面上时脸上的笑容,当他妈妈责备他时,他轻轻地前后摇晃,

“啊,你们这小信仰者。你为什么怀疑呢?”

-Jim Somerville©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