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宗教让事情变得更糟

火山让我以一个测试开始这篇文章。这是一个真假测试,只有一个问题,但这可能是你将回答的最重要的问题。准备好了吗?这里是:

问:你对上帝的理解是真的还是假的?

几年前我听过艾伦·赫希的演讲。赫希来自南非。他曾在澳大利亚担任教会种植园主,并成为传教教会运动的主要声音之一。我几乎把他说的每句话都记下来了。但有一件事很突出:赫希说:“如果你对上帝的观念是完全错误的,那么你越笃信宗教,情况就越糟糕。”想一下。这个词激进的这个词来自一个古老的拉丁词,意思是“根”,你可以这样想象:如果你对上帝的思考方式在根部是假的,那么树干就会扭曲,四肢就会不平衡,树枝就会弯曲,你在那棵树上找到的果实就不会是那种对任何人都有好处的果实。事实上,它可能会带来死亡而不是生命。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想问:“我们对上帝的观念是完全正确的吗?树干是否挺拔,枝干是否强壮,枝干是否结满好果子?”我希望每个基督徒都能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中的许多人一生都在去教堂。我们去了主日学校和圣经学校;我们听过数不清的布道,花了好几个小时学习圣经和小组讨论;我们去静修和传教旅行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应该对上帝有所了解,但我们了解了什么呢?我们对上帝的观念是完全正确的还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如果它完全是错误的——正如艾伦·赫希所警告的那样——那么我们越是笃信宗教,情况就越糟糕。但我们怎么知道呢? How could we be sure? In what may be the most important “True-False” test we will ever take how can we be absolutely, positively, one hundred percent certain that our conception of God is true, and not false?

我想就是这个问题让尼哥底母半夜从床上爬起来,这个问题让他穿着睡衣在屋里转来转去,直到他最后穿上衣服去见耶稣。约翰告诉我们尼哥底母是法利赛人,而法利赛人是有史以来最虔诚的人。他们的座右铭是《利未记》19:2:“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圣洁的。”但他们对圣洁的理解首先是他们遵守了所有613条旧约规则,其次纯度这样,他们就把自己和一切不洁净不洁净的隔绝了。另一方面,耶稣与罪人和税吏一起吃饭,他饭前并不总是洗手,有时他在安息日工作,违反了律法。然而尼哥底母不能否认上帝的灵降在这个加利利的年轻先知身上,他所做所说的似乎是不可思议的真实。

他需要知道更多。

耶稣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出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不是神与他同在,就没有人能行。”这是他开始对话的方式,承认耶稣是在做一些事情。他并没有直接问:“你认为我对上帝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吗?”但这是耶稣回答的问题。“是的,”耶稣说。“你对上帝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它需要被连根拔起,用新的东西取而代之。你得从头开始,尼哥底母。你需要重生。”尼哥底母说:“什么? Can a man enter into his mother’s womb and be born a second time?” But maybe what he meant was, “Are you asking me to give up my conception of God, the one I’ve worked so hard to acquire, the one I’ve spent my life perfecting? I’ve been to seminary, Jesus! I got all the answers when I was there. I sealed them up in logic-tight compartments. And now you’re asking me to open those compartments and conceive of God in a whole new way? I can’t do it, Jesus! It would be like trying to crawl back into my mother’s womb!”

在那些日子里,人们对耶稣的一个真正的问题是——不仅仅是法利赛人——他根本不是他们所期望的那样。他们期待的是一位弥赛亚,一位政治和军事领袖,他将把罗马人赶出以色列,使这个国家恢复昔日的荣耀。耶稣问门徒以为他是谁,彼得说,你就是他。你是弥赛亚!”但当耶稣开始解释他是怎样的弥赛亚——他不是来征服和统治的,而是来受苦和死亡的,彼得说:“主啊,但愿不是这样。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他这么说是因为他还没有重生。他没有放弃对上帝的旧观念,也没有放弃对上帝弥赛亚的旧观念。但到了五旬节,彼得深吸了几口气,就开始说,这位受苦而死的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被举起坐在神的右边,领受了圣灵的恩赐,并将圣灵浇灌他的教会。彼得对众人说:“以色列众人当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作弥赛亚了。”(使徒行传2:36)

但是你看,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弥赛亚比彼得刚开始时的那个好,他要抓住新的就得放下旧的。我想这就是耶稣想要告诉尼哥底母的:他对上帝的旧观念不允许他参与上帝所做的新事物,他不能只是修改旧观念,他必须放弃它。在另一个地方,耶稣这样说:“你不能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马可福音2:22)。当新酒开始发酵和起泡时,它会把那些旧的、易碎的葡萄酒皮吹成碎片。你得把新酒装进新酒皮里。你必须打开那些逻辑严密的隔间,对上帝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耶稣对尼哥底母说:“你必须重生,朋友——由水而生,由灵而生,从上头而生。你要让神的灵吹向它想吹的地方,而不是努力去控制它。你要学会跟随,而不是领导。”我想这是彼得最后得到的。 The Spirit led him into a true understanding of who Jesus was even as Jesus had led him into a true understanding of who God was.

这就引出了三位一体的教义。

5月22日是三一礼拜日,正如布道教授大卫·洛斯喜欢说的那样,没有人喜欢在这一天讲道。“但是,”他认为,“在三、四世纪三位一体论争论中所表现出来的所有错综复杂的教义、哲学和解释学关切的背后,涌动着一种更具体、更迫切的愿望,那就是描述上帝的(真实的)本性和性格。”换句话说,三位一体主日是每年的这一天教会审视自己对上帝的概念并试图确保它不是完全错误的,而是完全正确的,我们通过视上帝为圣父,圣子和圣灵来做到这一点。正如我说过的,圣灵引导彼得真正理解耶稣是谁,就像耶稣引导他真正理解上帝是谁一样。大卫·洛斯说:“也许接近三位一体的最好方法,就是倒过来思考。借着圣灵的大能,我们才能接受耶稣,成为神所意想不到的弥赛亚,他向我们显明父慈爱的本性。”[我]

他特别强调了一节,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他说:“这节经文的惊人之处在于,在约翰书的其他地方,这个词在这里被翻译为‘世界’——。kosmos描述了与上帝为敌的实体。所以我们不妨翻译一下这一节的开头,“神如此爱那个恨神的世界,甚至差来他的独生子。”’”他说,“这节经文有深刻的含义,根据第四传福音者的说法,上帝在耶稣里通过圣灵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要把我们从自己的愚蠢和自我毁灭的嗜好中拯救出来。事实上,神对我们的惩罚和拒绝并没有特别的设计和计划。相反,神只为我们的救恩和健康而计划和工作。上帝只希望我们活下去,无论是此时此地,还是来生,都要活得丰富多彩。”换句话说,他总结道,我们通过圣灵从子那里了解到的是:“上帝是仁爱的上帝,高于一切。”(二)

现在,让我问你:什么样的树会从爱的根部生长?它会有什么样的树干,四肢和树枝?它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如果你对上帝的看法从根本上是正确的,那么你越虔诚,对你和世界就越好。但如果你对上帝的观念是完全错误的,那么信仰宗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世界上对上帝有一些根本性的错误观念。其中一个比较受欢迎的人似乎认为他对我们的惩罚和拒绝有特别的设计和计划。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周三晚上为我的教会组织了一个关于赎罪教义的研讨会,试图理解耶稣的死如何能使我们与神“合一”。这是一个很难的学说。我还是不太明白。但有一次,我对坐在那里听的人说:“我告诉你们这一切,是因为我不希望你们害怕上帝。”因为有些赎罪理论恰恰可以做到这一点。

最糟糕的是我称之为“火山中的处女”理论。当我的女儿凯瑟琳在哥斯达黎加留学时,她去了趟尼加拉瓜,参观了一座活火山,她的导游把它描述为“通往地狱的七个入口”之一。在原始时代,该地区的人们认为火山上住着一个愤怒的神,当它开始隆隆作响时,他们就把处女或小孩扔到火山里去安抚它。这是不可思议的,不是吗?我们认为那是原始的异教迷信。然而,有一种赎罪理论听起来几乎与此一模一样。它暗示着我们的罪恶冒犯了上帝的圣洁,以至于他几乎要毁灭我们,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足够完美或纯洁,可以平息他的愤怒。但后来耶稣,神的无罪儿子,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作祭物。这就成功了;上帝不再生气了。

这听起来可能很熟悉。这听起来像是你在主日学校学到的东西。但想想它对你对上帝的看法有什么影响:它告诉你,上帝对你很生气,想要毁灭你,唯一能平息他的愤怒的是牺牲他无罪的儿子。如果我们还在谈论火山之神,我们可能会说,世上没有一个处女足够完美或纯洁,可以满足他。最后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儿子交给人们,这样他们就可以把他扔回火山里,这样他的愤怒就可以平息了。你能看出这逻辑有多扭曲吗?你能看到吗,如果你对上帝的看法与此类似,那么从那根长出来的树也会同样扭曲,树枝折断,果实腐烂?

但有个好消息:

三位一体神学不会让我们摆脱这种想法。用三个人来谈论一个神,就是坚持父、子、灵在一起工作,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你不能让一个三位一体的人生我们的气,渴望毁灭我们,而另一个三位一体的人爱我们,并介入拯救我们。不,父神,子神,圣灵神一同工作,不知疲倦地为我们的救赎目标工作。正如约翰福音3:17所说,“神差他的儿子到世上来,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拯救世人。”这句话的意思一定是要从神的忿怒以外的事中拯救世人:我想是要从我们手中拯救世人。是我们一直威胁要把世界炸成碎片。我们是一直在互相打仗的人。我们是那种连邻居都不爱的人,更别说爱敌人了。我们是那些没有尽到爱上帝的责任的人。也许这是因为——从本质上讲——我们不爱自己。 We look in the mirror and what we see is not a beloved child of God, but a miserable sinner who deserves no better than death. It’s not hard for us to believe that God would be so angry with us that he would want to destroy us.

“够了!父对子说。"去让那些人知道我有多爱他们"耶稣所做的。他来了,爱我们,爱我们,爱我们。有些人无法接受。我们拒绝它,我们拒绝他。我们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处死。他是自愿离开的,不是为了让上帝不再恨我们,而是因为他想让我们知道,上帝从未停止过爱我们,为了表达他的爱,他会做任何事。不久前,我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圣职仪式,仪式结束时,圣餐以浸礼会的方式进行,执事会分发小块面包和小杯果汁。 I’m usually up front leading communion. I don’t often get to sit out there and contemplate its meaning. But on that Sunday afternoon I did, and as I looked down into that little cup I didn’t see the blood of sacrifice, I saw the wine of celebration; I saw Father, Son, and Spirit loving me enough to forgive my sins and restore our relationship; I saw the Holy Trinity raising a glass and proposing a toast to our now-and-forever friendship.

现在,你告诉我:从那根上会长出什么样的树?它会有什么样的树干,它会举起什么样的四肢,它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这是一种能滋养上帝所喜爱的世界的果实,还是一种会使世界反胃的果实?这是一个“真假”测试,正如我之前提到的:

这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门课。

吉姆·萨默维尔市

(见视频!点击在这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明尼苏达州圣保罗的路德神学院讲道教授大卫·洛斯,从他对B年三一主日读经的评论(约翰福音3:1-17)好牧师的网站。

(二)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