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对待彼此

GroupHandsUnityPB_545x277离这里几个街区远的地方有一座教堂,教堂成员大多是黑人,因为多年前他们发现自己在“白人教堂”不受欢迎。在另一个方向的几个街区是一个主要由同性恋成员组成的教堂,因为多年前他们发现自己在“异性恋教堂”不受欢迎。往另一个方向走几个街区就是一个教堂,在那里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受欢迎,因为我们相信男女平等。“啊,愚蠢的Richmonders !”保罗可能会说。“谁对你施了魔法?”谁使你们信在耶稣基督的会中,有人受欢迎,有人不受欢迎?”

我在6月19日星期日的布道,上面引用了许多人的要求。这是《与神和好》系列的第四集,基于保罗给加拉太书的信,但正如我在序言中所说,与神和好并不是最难的部分;困难的部分是如何和彼此相处。

我已经在下面发布了布道的全文,并在最后附上了视频的链接。我希望你会阅读或观看它,如果你想分享,请分享。我认为这里有一些好消息。

- - -

上周日礼拜结束后,有人问我,为什么我花了六周的时间谈论“与神同在”。”“这不是很简单吗?”他问道。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得出的结论是,与上帝相处并不是最难的部分;困难的部分是如何和彼此相处。

这不正是保罗在加拉太书中所面对的问题吗?这并不是说神在欢迎未受割礼的外邦人进入他的家庭方面有什么困难;而是犹太基督徒在欢迎他们进入教堂时遇到了困难。他们认为自己应该先受割礼,然后他们的名字可以上名册,然后他们可以进行圣餐。保罗说:“不,不是割礼使我们成为神家的一员,乃是信耶稣基督。”这在我们看来是如此明显,以至于我们几乎可以在加拉太书的布道中睡着。直到有一个和我们不一样的人步入婚姻殿堂。然后我们笔直地坐在教堂的长凳上,开始想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为什么那个人不应该成为教会的成员。

事情发生在1965年1月3日。11点的礼拜结束时,两名弗吉尼亚联合大学的尼日利亚学生沿着通道来到第一浸信会教堂。为什么不呢?他们是尼日利亚浸信会牧师的儿子,他们听说过第一浸信会。他们知道这是外国传教委员会的总统成员和浸信会世界联盟的前主席是牧师的教堂。他们鼓励儿子们参加。于是,这些听话的男孩穿上最好的衣服来到教堂。当亚当斯博士还是牧师的时候,走进这个地方一定很美妙,教堂里坐满了人,唱诗班的顶楼坐满了人。这些学生一定是被这一切的辉煌弄得头晕目眩了,当邀请发出时,他们沿着通道走了下来。

我不知道亚当斯博士那天在讲什么。我怀疑他是在从加拉太书中的这段话来传道,这段话说,在基督里,没有犹太人,没有希腊人,没有为奴的,没有自主的,没有男,也没有女。但是他说的话或者学生们在这个地方的感受让他们相信他们是受欢迎的。于是他们走上教堂的过道,请求加入教堂。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亚当斯博士作为世界浸礼会联盟的主席曾周游世界,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浸礼会教徒,他会很高兴地欢迎他们。他知道在基督里没有黑白之分。但这是1965年,这是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亚当斯博士沉着地欢迎他们,而不是承诺他们成为教会的成员。几周后,在与执事们进行了多次长时间的讨论,并举行了一场痛苦而痛苦的商业会议后,这一决定才得以确定。最后,会众以微弱的优势投票通过,欢迎这些学生成为会员。

有趣的是,我们教会的历史被称为“敞开的门”。1965年是对开放大门进行测试的时期之一(我们的历史学家也这么说)。它到底有多开放?我们能像欢迎白人一样欢迎黑人成为我们的会员吗?答案是肯定的,我很感激。当我想到如果这扇门没有打开,我可能永远不会认识的一些人,我几乎要哭了!我们教会的生活因为它的多样性而更加丰富。现在回顾过去,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回顾过去总是容易些。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纠结其他问题。 Can women be ordained as ministers in this church? Can Christians from other denominations join without being immersed? Can people who are differently oriented be members here? Again and again the open door has been tested and every time it makes us sit bolt upright in our pews. So, don’t fall asleep during this sermon from Galatians when Paul is working so hard answer the question of who can be a member of the church and who can’t.

对他来说,门是敞开的——我几乎可以看见他站在加拉太的一个街角,邀请各种各样的人进入与基督同在的新生活。他们可能会问:“我必须做什么?”保罗可能会说:“当信主耶稣!”“就这些吗?他们会问。“那是!”保罗回答。然后,当他们承认自己的信仰时,他们将接受洗礼,这不是成为教会成员的必要条件,而是作为他们在基督里新生活的象征。

在那些日子里,在世界的那个地方,人们会在河边脱光衣服,这是旧生活的象征,然后涉水到水里,接受圣父、圣子和圣灵的洗礼。当他们从水里浮上来的时候,就好像他们获得了重生一样。当他们走到河岸上的时候,他们穿上了一件新的白色长袍,这是新生命的象征。然后保罗可能会对他们说,就像加拉太书里说的,“听着,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已经穿上了基督。不再有犹太人和希腊人,不再有奴隶和自由的人,不再有男和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了。”然后他又会去下一个小镇,从头再来。

但显然有人在他身后,告诉那些新基督徒,光相信是不够的,洗礼是不够的,如果他们想成为上帝家庭的一员,他们就必须成为犹太人,他们必须开始遵守摩西的律法,他们中的男人必须接受割礼。你可以想象保罗对此是怎么说的。但你不需要去想象。你们可以在加拉太书第二章里读到。保罗说:“我们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我们已经信了基督耶稣,好叫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没有人因行律法称义”(16节)。至于割礼,保罗提醒我们,亚伯拉罕在受割礼之前是称义的,而不是在受割礼之后。“他信神,神也以他为义”(第6节),保罗说,认为外邦人的信徒也是这样的传统。

你可能会问:“那犹太人为什么还需要律法呢?保罗预料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律法是“因过犯而加添的”,我想他的意思是,我们人类有偏离正路的倾向,在从现今的恶世到来世的路上,我们可能会偏离正路,迷路。你可曾见过两位老师和一群学龄前儿童一起走,老师抓住一根长绳子的两头,而学龄前儿童则抓住绳子的两头。它保证每个人的安全,直到他们回到学校,然后孩子们松开绳子,跑到门口。我想保罗会这么说,律法就像一根又好又结实的绳子,我们可以紧紧抓住它,不让我们误入歧途。直到。直到它把我们带到耶稣面前。然后我们就不需要绳子了。我们可以向他跑去。正如耶稣自己曾经说过的,他就是那扇门,那扇让我们进入他父家的门。

有人能从那扇门进去吗?让我们看看保罗怎么说。

  • 加拉太书3:26写道:“你们都因信,在基督耶稣里,是神的儿女。”
  • 在第27节中,他写道:“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
  • 在第28节他写道:“不再有犹太人或希腊人,不再有为奴的或自主的,不再有男或女;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了。”
  • 在第29节他写道:“你们若属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

你能想象那些神的孩子们,仍然穿着白色的袍子,来到父的家,围着家庭的桌子坐下来吗?以前区分他们的任何差别都消失了;他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

保罗说在教会里应该是这样的,但往往不是这样的。离这里几个街区远的地方有一座教堂,教堂成员大多是黑人,因为多年前他们发现自己在“白人教堂”不受欢迎。在另一个方向的几个街区是一个主要由同性恋成员组成的教堂,因为多年前他们发现自己在异性恋教堂不受欢迎。往另一个方向走几个街区就是一个教堂,在那里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受欢迎,因为我们相信男女平等。“啊,愚蠢的Richmonders !”保罗可能会说。“谁对你施了魔法?”谁使你们相信在耶稣基督的教会里,有人受欢迎,有人不受欢迎?我告诉你他已经打开了门,如果你是在他你是时期!你所要做的就是相信它,接受你被录取的好消息。”

这就是信仰的作用。

保罗在今天读到的前四节经文中,用了五次这个词。我们在信心未到以先,被囚在律法之下,看守,直等信心显明出来。所以律法管教我们,直到基督来,叫我们因信称义。但这信既来到,我们就不再受管教了。因为你们都因信,在基督耶稣里,是神的儿女。你五个都拿到了吗?“信念,信念,信念,信念,信仰!”保罗说。“这让我们从法律中获得自由,这让我们得到上帝的尊重,这让我们成为他家庭的一部分。”我说这话的时候要谨慎,但我信保罗的信心是新的割礼,是新约的记号,不是肉体上的印记,乃是心里的事。那么,谁能成为教堂的一员呢?任何有信仰的人,我所说的信仰就是相信上帝爱我们,希望我们归他所有。这是耶稣所传的福音。这是保罗宣告的信息。大多数时候,唯一阻止我们接受它的是我们自己的怀疑:

“上帝怎么会爱我这样的人呢?”

但有时其他人阻止我们接受它。他们以一种微妙或不那么微妙的方式说,“上帝怎么会爱一个像这至少是上周日奥兰多枪击案传出的信息之一。显然,有人对那些在同性恋夜总会跳舞的人进行了评判,认为他们只值得被鄙视。这至少是去年查尔斯顿伊曼纽尔修女教堂枪击案传出的信息之一。有人对那些聚在一起学习圣经的人进行了评判,认为他们只值得仇恨。他们也许不是用枪和子弹做到的,但也许一路走来有人对你评头论足,认为你只值得鄙视和憎恨。上帝原谅我们,可能有些人被我们评判过,他们不来这里的教堂,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来了,就不受欢迎。

谁能成为教会的一份子?任何有信仰的人。谁能有信心呢?任何一个。保罗会说,不管你是犹太人还是希腊人,奴隶还是自由人,男性还是女性。如今,他可能会增加一些其他类别,但这不会改变他的信息:你所要做的就是相信上帝爱你,他需要你,你所要做的就是看到耶稣站在门口,求你进去,你所要做的就是鼓起勇气迈出第一步。保罗可能会说:“这需要信心,但只需要信心。”这是新的割礼,是新约的记号。这不是肉体上的印记,而是内心的问题。”

你有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在前面有一个注册台,所有的名字标签都已经准备好了?它们装在闪亮的塑料袖子里,放在那里——那是所有报名参加会议的人的名字。有时当我要我自己的标签时,我会看着它们,有时我会看到我认识的人的名字。“哦,看!约翰要来参加这个会议。噢,瞧!有贝蒂,有大卫,有简。”但当我们休息吃午饭的时候,我路过那张桌子时,我通常会看到一些没有认领的名牌,有些人本来计划来参加会议,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来。如果教堂像那些会议一样,可能会在前面放一张桌子,上面有每个人的名牌。每个人的。当我们在祝福仪式结束后出门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所有那些没能活下来的人的名字:有些人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有些人身体不太好,但有些人不相信……他们会受到欢迎。

吉姆·萨默维尔市,2016

点击观看视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