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害怕上帝吗?

holygrail049周日的布道触及了我在“对话”(Talkback)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对话”是我每周与第一浸信会成人主日学校班级进行的问答活动。这篇节选讨论了其中一个问题。

有时,在我的“对谈”环节中,有人会问圣经中的那句话:“敬畏主”。”“我们应该害怕上帝吗?他们问。不。不是这个词恐惧意思,不是在那种情况下。它的意思更像是“敬畏”或“崇敬”或“深切的尊重”。但你知道这个词的来源,不是吗?就像在西奈山的一次经历(出埃及记19章):摩西上去接受十诫,百姓在耶和华的山上战战兢兢。当《箴言》的作者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9:10),他心里有类似的东西,你对上帝怀有敬畏、敬畏和深切的尊重,当上帝说“你不应该”做某事时,你就“不应该”去做!这就是旧约中所说的智慧:听从上帝的话,照他说的去做,这样你的生活才会有好结果。如果你不相信,试着不去听上帝的话,不去做他说的。试着去谋杀,偷窃,撒谎,欺骗崇拜偶像,羞辱你的父母然后告诉我你的生活是怎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这不是“十建议”,而是“十诫”;而是因为上帝不希望我们的生活变得糟糕。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前,他让他的子民“敬畏耶和华”:这样他们就会坐直身子,专心听命于他。但就像我上周日在《谈话》中说的,我们似乎正在失去这一点,这不仅体现在我们对待圣经的方式上。我思考这些天我们是如何来敬拜的,或者我们是如何不来敬拜的。例如,这个地方已经被奉为圣所。这是为敬拜上帝而分开的。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是来见他的。然而,我们有时会漫步进去,和别人有说有笑,打开一包新鲜的口香糖,就像来看篮球赛一样。我们的尊敬在哪里? Where is our awe? And when it comes to Jesus, we talk about him as if he were an old friend, or at least someone who used to be a friend. And maybe when that happens what we need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is a healthy dose of Transfiguration.

因为那天耶稣和他的几个老朋友一起上了山,发生了一件事。他的脸明亮如日头,衣服洁白如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和他一同站在那里。还有可怜的彼得!你能想象吗?不久前,耶稣还是拿撒勒来的尘土飞扬的木匠,胡子上还沾着面包屑,而现在,这个光明的天使出现了。“拉比!他结结巴巴地说。“我们在这里是件好事。你要我们造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But no sooner were the words out of his mouth than a bright cloud settled on the mountain, just like the cloud that settled on Mount Sinai all those years before. And there may have been thunder and lighting, there may have been the sound of a trumpet, the whole mountain may have trembled just as it did back then but one thing is certain: a voice spoke from that cloud and the voice said, “This is my Son, the Beloved; with him I am well pleased; listen to him!” And that’s when they fell on their faces in fear.

我指的不是“敬畏”或“敬畏”。我指的不是“深切的尊敬”。我的意思是恐惧——这是一种老式的恐惧,你呼吸困难,你的心脏开始狂跳,你的胸部变得紧绷,你的腿开始发抖。那时候有一种信仰,认为看到上帝的脸就会死去,而他们,那些门徒,看到上帝所爱的人的脸,在荣耀的火焰中如此明亮,灼伤了他们的视网膜。我的《圣经》上是这么说的克服但是当我在字典里查这个词的时候,它的意思是“克服”压倒,或压倒当我查到这个词时,上面写着:“埋葬或淹没在一大块东西下面。”想象一下,彼得,雅各,约翰被埋在巨大的恐惧之下,被压扁,就像你被冲过头顶的海啸压扁一样,或者被雪崩压扁,它把你从山上追下来,抓住你,把你埋在成吨成吨的雪下。

他们以为自己完蛋了。

谁知道他们像这样躺了多久,战战兢兢,惶恐不安,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或者当耶稣来到他们面前抚摸他们时,他们是否还有任何感觉?我试着想象,然后意识到,如果他们脸朝下躺在地上,耶稣要想触碰他们,就必须弯下身子和他们一样高,他必须伸出手,把一只手放在他们的肩膀上,然后说他接下来说的话,“起来,不要害怕。”马太说,他们抬头一看,只看见耶稣一个人,就是那个尘土飞扬,胡子上沾着面包屑的拿撒勒木匠。

他不是我们必须要害怕的人,但他是我们门徒必须要听从的人。怎么样?你最近做过什么事仅仅因为耶稣这么说吗?难道你没有因为他说不要做就去做吗?

这是我的爱子。神说,我喜悦他。

“听他说。”

吉姆·萨默维尔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