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物馆

感恩节那天我去看了曼·雷的展览。

曼·雷是一名视觉艺术家,他和20世纪20年代在巴黎的所有伟大的名人一起出去玩:欧内斯特·海明威、巴勃罗·毕加索、格特鲁德·斯坦、让·科克多、詹姆斯·乔伊斯等。他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做了肖像,这就是我最后看到的,在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的下层。

曼雷|萨尔瓦多达利,达利,肖像

曼·雷的明星朋友的照片。

我站在那里,看着其中一幅画(我想是萨尔瓦多·达利),想着这幅画和我可能在《纽约时报》的封面上看到的画有什么不同杂志。但后来我想:“这是一个博物馆.有人认为它是更多的比名人快照更重要。有人认为这是艺术.”

所以我开始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我把它看作是一件艺术品,是某个深思熟虑的策展人精心挑选的,放在这么精确的高度,配上这么精确的灯光,这样我就可以把它当作一扇通往崇高的窗户。然后我开始看到它的微妙,艺术,一直在那里。

曼·雷是个天才!

后来我突然想到,你可以这样看待《圣经》:它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神圣文本展览。我们并没有所有的灵感词汇,但我们有这66本书。如果它们被挂在博物馆的墙上,你可能会不假思索地看着它们,读着它们,意识到它们的存在一定是有原因的,当你看着它们的时候,它们可能会成为通向神圣的窗户。

当利兹·贝克在本周的员工会议上朗读《歌罗西书》第一章时,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喜欢《歌罗西书》,她对第一章赞不绝口,就像刚从博物馆看《歌罗西书》展览的人一样。请看下面15-20节。试着想象它们挂在博物馆的墙上。看看它们是否会成为通往神圣的窗口。

他是那不能看见的神的像,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长子。因为天上地下的,凡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或宝座,或掌权的,或掌权的,都是在他里面造的,都是借着他,又为他造的。他自己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聚集。他是身体的头,就是教会。他是起初,从死里头生的,为要来凡事都在首位。为神一切的丰满,都喜悦住在他里面神喜悦借着他,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使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

尤其在这个降临节里,再看一看这句话:“神一切所充满的,都喜悦住在他里面。”你能想象上帝住在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里面吗?你能看着这张脸直到你开始看到上帝的肉体吗?如果是的话,降临节快乐!

他几乎是在这里。

关于“在博物馆

留下一个回复

在下面填写您的详细信息或点击图标登录:

功能
WordPress.com的标志

您正在使用您的WordPress.com帐户进行评论。注销/改变

Twitter图片

您正在使用您的Twitter帐户进行评论。注销/改变

Facebook的照片

你在用你的Facebook账户发表评论。注销/改变

连接到% s